在太空漂浮的感觉怎么样?What is it like to float in space?

我最喜欢的答案:我每天都是超人! 我飞去吃早餐。 我飞去上班。 我飞去了洗手间,甚至去了洗手间! 我比飞速的子弹还快(17,500 mph或每秒5英里),比火车更强大(我可以用一只手举起ISS上的任何东西),只要一跳就能跳过最高的建筑物(地面没有建筑物能比地球高225英里!),我代表着真理,正义和美国方式!

Continue Reading →

什么是哈希洪水攻击?(Algorithmic complexity attack或Hash-Flooding Attack)

【在知乎看到的,觉得那个菜鸟驿站的回答很不错,想自己也来写一篇。】 学校版 你是一名在校学生,有很多作业要做。什么语文的数学的英语的。 你有一份课程表,上面写着每门课每个章节多久教授完。由于每个章节教授完就要布置一次作业,第二天上交,于是你就把这些日期记到自己本子上,写成固定长度。例如化学习题册第二章11月19日完课,要11月20日交作业,你就写成1120,数学试卷第一章要求11月21日交,于是你就写成1121,你根据课程安排计划,写成的作业上交日期计划的这个过程叫哈希(hash),你写下的值就叫哈希值。这些值放在一起就成了哈希表(hash table)。 【不过请注意,哈希表的真正算法并不是这样的,以上的例子只是通俗的理解。】 你知道作业布置计划,即每个章节讲授完立马布置作业,于是你只要知道你学的某个章节多久教授完,就知道那个章节的作业要多久交。这个方法效率很高。 然而有可能恰好一天完结两个章节,例如语文第一章和数学第一章恰好都在11月20日完课,作业都要11月21日交,那么你的笔记本上就有了两个“1121”,有两个相同的值,这就叫哈希碰撞( collision ) 如何尽量让一天不要做一张以上卷子,减少哈希碰撞呢?于是一位老师建议说,作业布置慢一点,这个学期的作业下个学期交也可以,那么两份不同作业要在同一天上交的概率也更小了。这就是 扩大哈希值的取值空间 。 一天做一张卷子对你来说压力并不大,你做完卷子完全可以活蹦乱跳地出去找女朋友玩(如果你有的话)。 然而事情没那么简单。 另一位丧心病狂的负责调课的老师注意到了这点,希望大家用每分每秒的时间来学习,所以原本身体健康的体育老师突然就生病了,星期五的体育课也被改成了数学课。其他音乐老师美术老师也都不是外出考察去了就是家里有事,这些课统统被换成了主课。两个章节在同一天完成的概率就很高了,那么你现在一天要做一张以上的卷子的概率也就很高了。这就叫 哈希洪水攻击。(Algorithmic complexity attack或Hash-Flooding Attack)…

Continue Reading →

Tensorflow入门记

首先我直接用命令行下载tensorflow,下的国外站点,那叫一个慢….. 然后看到这个 https://www.cnblogs.com/lvsling/p/8672404.html 于是用ana下载,然后下载国内镜像,不过似乎不用下载cpu或是gpu版本的就能直接用了。 于是开始快乐地敲代码 然后大坑Session() 首先是说我Your CPU supports instructions that this TensorFlow binary was not compiled to use: AVX2…

Continue Reading →

稳定的磁悬浮陀螺Spin stabilized magnetic levitation

Levitron是一种了不起的玩具,它是在空中悬浮着的22 g旋转的永磁体,呈小手纺陀螺的形式。顶部在永久磁铁基座上的提升板上旋转,然后升至悬浮高度。顶部在底部上方约3.2 cm处浮动约2分钟,其旋转速度由于约1000 rpm的空气阻力而下降。而早期的磁铁玩具需要一个止推轴承板来稳定沿一个方向的运动,2,但这款磁性陀螺可自由漂浮在基础磁铁上方,并完全被困在三个维度中(见图1!)。

Continue Reading →

夜空中最亮的恒星——天狼星Sirius

天狼星(Sirius,/,称为αCanis Majoris(拉丁化为Alpha Canis Majoris,缩写为Alpha CMa,αCMa))是夜空中最亮的恒星。它的名称源自希腊文ΣείριοςSeirios的“ glowing”或“ scorching”。天狼星的视在视星等值为-1.46,几乎是第二亮的恒星Canopus的两倍。天狼星是一颗双星,由光谱类型为A0或A1的主序星(称为天狼星A)和光谱类型为DA2的微弱白矮星(称为天狼星B)组成。两者之间的距离在8.2至31.5天文单位之间变化它们每50年绕轨道运行一次。[24]

Continue Reading →

彗星Comet

彗星是冰冷的小型太阳系天体,当它靠近太阳时,会变暖并开始释放气体,这个过程称为脱气。 这会产生可见的气氛或彗发,有时还会产生彗尾。 这些现象是由于太阳辐射和作用在彗星核上的太阳风的影响。 彗核的范围从几百米到几十公里不等,由冰,尘埃和小的岩石颗粒的松散集合组成。 彗发可能高达地球直径的15倍,而彗尾可能会拉伸一个天文单位。 如果足够明亮,则无需借助望远镜就可以从地球上看到一颗彗星,并且彗星可能会在天空中呈30°弧度(60个卫星)。 自古以来,许多文明都对彗星进行了观测和记录。

Continue Reading →

仙女座星系Andromeda Galaxy

仙女星系(IPA:/ ænˈdrɒmɪdə /),也称为Messier 31,M31或NGC 224,最初是仙女星云(见下文),是距地球约780千帕秒(250万光年)的螺旋星系,并且是最接近银河系的主要星系。[4] 这个星系的名字起源于它出现的地球天空区域,即仙女座(星座)。

Continue Reading →

半人马(太阳系小天体)Centaur (small Solar System body)

半人马座是太阳系中的小天体,其近日点和半长轴在外行星之间。 它们通常具有不稳定的轨道,因为它们已经穿越或已经穿越了一个或多个巨型行星的轨道。 它们几乎所有的轨道都只有几百万年的动态寿命,[1]但是有半人马天体,即 514107 Kaʻepaokaʻawela ,它可能处于稳定的(尽管逆行)轨道。[2]半人马天体通常表现出小行星和彗星的特征。 它们以马和人混合的神话人物命名。 对大型物体的观测偏差使确定半人马天体总数困难。 估计直径超过1 km的太阳系中半人马天体的数量约是从44,000 [1]到大于10,000,000 [3] [4]。

Continue Reading →

Scattered disc

scattered disc 是太阳系中的一个遥远的星际圆盘,由冰冷的小型太阳系天体稀疏组成,这些天体是海王星跨海天体家族的一个子集。 散盘物体(SDO)的轨道偏心率高达0.8,倾角高达40°,近日点大于30个天文单位(4.5×109 km; 2.8×109 mi)。 这些极端的轨道被认为是天然气巨头的引力“散射”的结果,这些天体继续受到海王星行星的干扰。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