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帝国–普鲁士的兴衰》

评论:图书馆借的。话说中信出版社很不错。这本书介绍了普鲁士的历史,但既不生动也不形象,很难读。不过这本书的好处就在于它讲了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士兵与平民
       19061016曰,一个名为弗里德里希.威廉.福格特的穷闲潦倒的流浪汉在柏林成功实施了一次非凡的抢劫。福格特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狱中度过的,他14岁时因盗窃而获罪辍学,随后便跟着做补鞋匠的父亲做学徒, 一直生活在蒂尔西特——普鲁士的东部边界地区。在1 86 4年至1891年,他曾因盗窃、抢劫和伪造等6项罪名在狱中度过了 27年时光。W062月,在因抢劫罪服刑15年之后,他终于重获自由。福格特本想找一处合法居所,却遭到了柏林警察局的拒绝,之后他便住进了西里西亚火车站附近的一处非法住地。在那里,他找到了一个夜宿之地,而白天时那张床属于一位夜班工人。190610月的第二个星期,福格特往来于波茨坦和柏林之间的二手商店,购置了一些服装和装备,并搜集出一套步兵上尉的制服。16曰早晨,福格特拿着存放在中央火车站储物店的制服,赶往人民公园换了衣服,再扮成普鲁士上尉的模样乘坐高速火车前往市区。中午时分 ,他到达了市区 ,此时,一支山4名士兵和1名尚未委派任务的军官组成的卫队,刚刚执行完普勒岑湖军队游泳池的繁卫任务,正准备返回兵营。当福格特告知他们自己正在执行国王的内部命令时,军官当即命令他的士兵保持立正姿势。解散了这这支队伍后,福格特又遇到了6名从附近一个靶场执行任务归来的士兵,他随即将此6人纳入他的军队前往普特利茨大街车站,在那里登上了去克佩尼克的火车。  在火车上,福格特还用从车站售货亭弄来的啤酒款待了士兵。

       到达市政厅后,福格特让一些士兵守在主要入口处,自己和其他士兵朝着一群官员走去。他下令逮捕高级秘书罗森克兰茨和市长格奥尔格.郎格尔汉斯博士。因为郎格尔汉斯本人是一名中尉,当他看到福格特的肩章后立即起立,在被告知自己要被卫兵押送到柏林时,也丝毫没有反抗。那值温暖的秋日午后,因为郊区相对安静,警局的警督正在办公室里酣睡,福格特严厉地训斥了警督一番,随后又命令出纳员冯.维尔德贝格打开钱箱,并把所有的钱一4 000马克零70芬尼转交给他。除了钱财,出纳员还把相应的收据交给了福格特。接着他命令一队士兵乘火车押送被逮捕的官员至柏林,并向站立在椴树下的新岗哨报告情况。几分钟后,福格特走出市政厅,朝着克佩尼克车站方向走去,随后就消失不见了。最后他透露,他花了几个小时返回柏林,脱下军装后便藏身于新岗哨附近的一家咖啡馆中,并在那里看到了被士兵押送的犯人们到达岗哨时满脸困惑的神情。190612I日,在经历了 6个星期的逃亡后,福格特被抓获,获罪入狱4年。

总之这位仁兄的功绩引发了当代人的极大兴趣,媒体竞相报道,说这是有关于普鲁士军服力量的故事,而也有的报纸说,这表现了普鲁士主义—盲目的机械顺从。但我觉得,普鲁士挺可爱的。

19世纪早期普鲁士也弄文化审查,限制思想自由,于是乎

大众文化的政治化进程虽然缓慢,却没有局限在媒体印刷行业内。歌曲是更常见的传播政治异见的媒介。在莱茵兰,人们对法国大革命记忆犹新。翻阅当地警方的记录,满是有关歌颂自由的禁曲,其中,关于法国国歌《马赛曲》和清新小调单曲《Ca ira》出现了无数的改编版本。

《Ca ira》这首歌到底有什么来历?233。

海涅因为抨击政治,这哥们在回到故乡莱茵兰时,海关人员要检查他的行李里是否有禁书,把行李翻的底朝天。于是这哥们说:

他们一边抽着鼻子,一边搜查裤子和衬衫,
还有手绢——无一遗落;
他们寻找着钢笔尖、小饰品和珠宝,
还有那禁运的书籍。
你们这些愚蠢的人!你们以为会在这里找到什么,
那你们就错了!真是遗憾!
禁运的东西相伴我左右,
它们在这里,在我的头脑中!
我的脑海中存储了这么多的书,
不胜枚举!
我的脑袋,像啭鸣的鸟儿用书编织的巢,
都应该被没收!

然后是男神–俾斯麦,他高中毕业时,在家族府邸中,俾斯麦给学校朋友沙尔拉赫写了一封信,信中有如下几句:
头几年我应该会先训练一下新兵,然后娶妻生子,种种地,
而且估计我会太沉迷于酿酒, 当不了一个好农夫。要是十年之
后你恰好过来,我要请你到我家,从庄园上挑个前凸后翘又放得
开的妞儿陪你乐呵,我俩一起痛饮土豆白兰地,纵情狩猎。到时
候你会发现,我已经变成了一个满身肥肉的乡团长官,嘴上留着
小胡子,满嘴骂骂咧咧,看不惯犹太人和法国人,一被老婆凶就
暴打自家的狗和仆人。我应该会穿着皮裤,在斯特町羊毛市场上
大出洋相,要是有人恭敬地叫我一声男爵,我就会和气地捋一捋
胡子给他优惠点儿。一到国王生日我就会喝得酩酊大醉,高声欢
呼,其余的时间我会时不时找人吹吹牛,或者只会说啧啧,这
马不错!

俾斯麦认为自己是的容克贵族典型。但其实我不知道容克贵族是啥。后来俾斯麦20多岁时厌烦了单调的公职人员培训,回到家中,和其它容克贵族一样,大口喝酒大碗吃肉,典型的红脖子地主。然而,他还有另外一些爱好—他大量阅读了黑格尔,斯宾罗莎,鲍尔,费尔巴哈和施特劳斯的著作。

俾斯麦的名言是“战争是政治的一种手段”。这哥们为了统一北德意志联盟和南德意志邦联,于是乎就去挑衅法国,把法国大使说成了粗暴无礼的人。然后法国人气不过,打过来了,于是乎,南德意志邦联意识到不统就会孤立无援,很危险了,于是乎,统一了。狂炫酷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