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罪羊

对,我一直都这样觉着。这些疾病虽然让我失去了些什么,但也让我获得了些什么。就比如我,理科思维跌落得一塌糊涂,不过创造力和想象力却好像巨大提升。后者可能是被绝境逼出来的,但前者怎么会没了呢?估计是大脑整体忙着对抗这些糟糕的事情,没力气去思考数学问题了吧。

哎,你瞧人家《植物大战僵尸》的疯狂戴夫,典型没脑子,话也说不清楚,不一样活得好好的吗?人家僵王博士把他捉去了都嫌他没脑子,没吃掉他,又拿来当诱饵。

至少,你以后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的时候,都可以拿这个当替罪羊。

小到笔找不到了,你可以说:弱视太可恶了。它想把我的笔弄丢,好让我无法干事。我看弱视存心是想刁难我,以为我找不到笔就写不了东西了。可笑的弱视还停留在原始时代,不知道现在无纸化办公吗?

弱视的另一个可笑之处是,它虽然让人的视觉深度没了,但它怎么想也想不到大脑在成长过程中早就有经验了,可以根据平时的观察经验,物品的大小以及触觉来准确拿到东西,对日常生活几乎没影响。就凭弱视这点不入流的玩意也想击溃我?

总之,小到笔弄丢,大到不开心的一天,都是弱视搞得鬼。我自己其实非常聪明,勇敢,自信,干不好事都是因为弱视。由于弱视没有一句话反驳我,所以可以证明全是弱视搞得鬼。我仍然是那个我。要是没有弱视,那些我羡慕的人说不定还会反倒来羡慕我。

弱视这么强大,能逼得人往绝路上走,而自己以一己之力扛下弱视的伤害,至少到现在居然还活着,足以说明自己也不是盖的的了。突然好羡慕自己,换作别人估计早绝望轻生了。这也从侧面说明了自己多么强大。

刚看了一下,数学是很讲究抽象思维能力的。233,但我貌似一直在把弱视当成具象来歧视,那我该怎么办吖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