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录–嗜睡&&睡觉

嗜睡是弱视的症状。并不是赖床,而是干事时大脑非常容易觉得疲劳,想要睡觉。在微信群里的很多弱视朋友都有这个问题。

什么睡眠不足啊,不喜欢学习知识啊,身体疲劳啊,身体素质差应该加强锻炼啊,无所事事就想睡觉啊,我已经不想吐槽了,这些都不是嗜睡的原因。尤其是因为嗜睡通常发生在看书的时候,所以不喜欢学习知识和睡眠不足就成了别人误解弱视者的主要途径。

也许不只是弱视患者,正常人也可能看书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如果不是睡眠不足,别人就会认为他是不想看书,是故意睡着的,或者故意制作出让自己睡觉的条件,比如昨晚玩得太晚。可是这对弱视患者来说是不公平的。

我从小学到初二结束,上课一直都能精神饱满,虽然大部分时间不在听课,但从未感到过因为疲倦而想睡觉,有也是偶尔而已。这段时间我的睡眠时间也很充足。但到了初三,把矫牙器去掉后,我开始感到非常疲劳,脑袋很晕,上早课时非常想睡觉,有时上着课自己没意识到就睡着了,没意识到就睡着了!你根本就不觉得困但还是睡着了!这就叫嗜睡!这太容易归结于睡眠不足了,初三课业压力大,说不定有人回家学习到很晚。但我一直保持和初一初二一样的作息规律!

但单凭这点也不能说明什么,但似乎从初三开始,我就很喜欢打哈欠,有时一打就是几十个,一天可以上百个!我控制不住自己,我根本不困,但我就是想打哈欠!从高一到高三也是这样,大一上也是这样!洗了牙之后,爱打哈欠和嗜睡的症状莫名其妙几乎都消失了!所以很奇怪!

一种可能的原因是,大脑稀里糊涂认为身体疲劳应该睡觉,所以就释放出让人嗜睡和打哈欠的信号。但据我所知,虽然很多人有弱视,嗜睡,但不会像我这样频繁打哈欠!

我上高中时,班上有几个人特别喜欢上课睡觉,其中就包括我。老师一致认为他们是昨晚没睡好或者不想听课,虽然由于学业紧张,很多人都没睡好,但为什么就他们特别容易睡觉?

  • 昨晚没睡好?有些人说昨晚一回家就睡了,虽然有的人在撒谎,但确实一些人一回家就睡,但第二天早上还是昏昏沉沉。相比之下,另一些人虽然也一回家就睡,甚至玩了一会才睡,但第二天早上就是能够精神饱满,这才是奇怪的地方。
  • 身体素质?那些嗜睡的人中不乏运动健儿,不怎么睡觉的人中也不乏不怎么锻炼的人。
  • 不想听课?那个班可是2018年一本率98%的班。

所以,大家的焦点又返回到没睡好身上,什么高中一天到晚都在学习,睡眠时间不足之类的啊。但,最关键的问题,为什么有些人比另一些人更加容易睡觉,仍然没有满意的回答。我在想,会不是弱视的某种症状呢?

另一个说法是,打哈欠会让眼睛湿润,这样眼睛可以看得更清楚。但注意,我不是主动想要打哈欠,而且我在街上走不用看得太清楚时,我也会不住打哈欠。我曾尝试几个月用意志力憋住不打哈欠,但大多时候根本憋不住。我差点以为打哈欠把我房水都弄没了,但实际上没半毛钱关系。我初三时经常打哈欠,眼睛一样清澈,但大一下几乎不打,但依然眼干未见明显好转。

说到嗜睡,我还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我的眼睛,可以把一个东西看成两个,这里有一个,那里也有一个,是左右方向的,我明确知道这是左右两眼的不同影像,因为遮住左眼就只看到左边的,遮住右眼就只能看到右边的,而不是复视那样上下方向的。我并没有说错,确实是遮住左眼,就只能用右眼看到左边的,这样类似于交叉。

我可以把一个东西看成两个,然后保持任意长的时间,然后集中注意力,那两个像又重新结合为一个像。我了解到,这是斜视的症状,但我的特殊之处在于,我可以控制这个过程,我小时候就能做到,想怎样玩就怎样玩,比如把别人的两个眼睛看成四个,然后集中注意力又看成两个。而普通的斜视患者是无法控制这个过程的,只能任其两个一左一右的像干扰自己的判断。

但是这也是有限度的,我只能把近处的,例如书上的字分成两个,远处的就无能为力。而且左右像的距离也不大,距离越大越困难,而且只能让左眼看到的像移到右边,右眼看到的像移到左边,这样交叉,而无法反过来分离。

不过,这种看近处限度也是可以改变的。我在初三还能一直用这样玩,控制起来不费劲,但到了视力急速下降的高一,我突然无法继续使用这种方法玩了,我失去了分离物体的感觉。后来花了一个月我又把这种感觉找回来了,并且每次把物象分离–合并–分离–合并几百次后,我感觉视力清楚了一些,更明亮一点,我差点认为这个能治疗弱视,实际上,这种视力变好的感觉很快就会消失,我以为力度不够或者视力下降速度太快,但当我加大力度,或者当视力速度放缓的时候,再尝试这种方法的时候,依然也是完成之后感觉好一点,过不了几分钟又是原样,甚至更差。

我所说的尝试,是指每次1000下,大概一小时,每天2~3次,一个月不断观察得出来的结果。

不过要是说这种方法只是单纯不能改善视力就错了,实际上,这方法貌似对视力还有损害。我每次练完,都感觉丧失一点调节能力。但主观的感受也许是错的,但我却知道,这是让我嗜睡的罪魁祸首之一,有很多次,我在下午第一节课这样分离–合并了一百多次,居然就不知不觉睡着了,或者说,晕过去了,我中午刚睡了一个小时觉啊!这方法能让我一个下午昏昏沉沉。我一开始还没注意到,但有很多证据表明,这个方法确实会让我嗜睡。

很多人疲劳想睡觉时,眼皮会打架。而我很不同,我嗜睡之前如果感到疲劳,会是斜视的症状捣乱。我的眼睛没有力气,于是把一个像看成两个,但我又会把两个像结合成一个,但我的眼睛又把一个像看成两个,于是我又用力结合回去,如此反反复复我就睡着了。

但到了洗牙之后的大一下,这些情况都减轻了很多。我上早课基本不会嗜睡,精神饱满,而且重要的是,我几乎不会打那么多哈欠,回到了正常人的水平。但就像我初三和初二初一作息规律是一样的,我大一下和大一上作息规律也是一样的。

但究竟是什么让弱视患者嗜睡呢?要知道,人类做梦时,根据目前科学研究,只有眼动过程,所以闻不到梦里气味也听不到梦里声音,这是不是和弱视患者嗜睡有什么关系呢?

原来我以为把我的经历按时间写就够了,没想到按症状写可以写这么多。要是某个眼科专家希望看到这样的资料的话,那我的这份经历肯定是无价之宝。毕竟很少有从正常人突然掉进鬼门关,然后居然又幸运地重新步入正轨的故事。我的视力下降的非常快,视力非常不稳定,所以我能留心各种迅速变化的状况,而不是像一般患者今天差一点,明天差一点,却说不出具体哪儿变差了。而且我观察到的情况相当多,而且居然能从急速下降和逐渐恢复两个方便互为验证。我听说过有些多年失明的人被撞了一下就突然能看到了,假如这是真的话,因为没人知道复明时究竟那些因素变化过,所以目前以归纳法为主的人类科学对此类研究束手无策,但我却有详细的观察记录。

现在再说说正常的睡觉吧。

睡觉本来没什么,但是睡觉似乎有很大的修复功能。

初三那时候,我每天早上醒的时候,开灯,会觉得灯刺眼,不过我也没当一回事,毕竟那时候外面天还没亮。

高一,视力确实急速下降,但刚开始,以及中间时期偶尔,以及到现在恢复时期2019,每次睡完睁开眼都能看到与入睡前更清晰的景象。

我一开始第一个星期非常不舒服,视力快速变得模糊,但只要睡一觉,哪怕睡个午觉,再醒来,视力感觉恢复了好多,各种症状都得了缓解,特别是刚开始那时候,睡完几乎完全恢复到正常水平,所以这玩意非常容易当成普通的视疲劳。

但实际上,每次睡完睁开眼,我看的要比上次睡完睁开眼看到的景象都要更加模糊,全方位的模糊。

虽然我的视力很不稳定,有的方法立马能看出效果,但睡一觉能加深这种效果。另外有一些没效果的方法,我告诉自己只是效果太小,不能立马看出,睡一觉就好了。由此我把睡一觉醒来后感受到的效果当成检验成果的重要指标。

这让我期待每晚锻炼完,都告诉自己睡一觉就好了,希望睡完后眼睛就能恢复到正常水平。

也许有时候我的嗜睡并不是真的嗜睡,只是想逃避一下现实吧。但这种情况是很少的。

睡完有时候会出现白雾,即视网膜脱落的症状,但我一直没有真正的视网膜脱落过。我认为和我玩电脑射击游戏有关。初三那时候,每天早上刷牙都能看到白雾,高一也经常见,之后只是偶尔见了,我不知道是由什么引起的,前一天做过的事看起来没有任何特别之处。于是这时候我通常会抽出时间去玩几个小时反恐精英,希望能加固一下视网膜,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包括我自己的观察能证明这个有用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