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步小步

人设:exBSGS,全名Extended-BabyStepGiantStep,成年男,是模王国一名冒险家,有点理想主义,逻辑推理能力不错,但社交能力略弱。座右铭:大步小步走出过往。

此时已是接近黄昏,exBSGS疲惫不堪,只得在街边一个大柱子旁边坐了下来,微微喘着气。

昔日,这个镇是模王国有名的商业重镇,平时车水马龙,好不热闹。现在除了街上零散的已经损坏的数据,断壁残垣,死气沉沉,与阳光一点不相符的安静不免让exBSGS觉得可怕。

exBSGS打开自己的背包,从里面取出参数传送器,又拿出工具,将其拆开,睁大眼睛仔细查看一番,原来是参数传送器里面几个标识符坏了。这放在平时很快就修好了,但现在,连维修工具都很难找到。看来一时半会是弄不好了。exBSGS暗暗好笑:“越想着和BSGS通话,越是不能,欲速则不达啊”,又想:“目前最重要的是修好这个参数传送器,加油吧,

exBSGS把参数传送器放回背包,突然发现,街对面有家半掩着门的零件店,说不定有什么能用的呢?exBSGS一下精神起来,站了起来,快步走向那家零件店。

小心翼翼推开零件店的门,exBSGS正欲走进去,突然从那零件店天花板上面掉下两个数据,exBSGS迅速退出到街上,摆开战斗架势。等了好一会却不见任何动静。exBSGS又再次小心翼翼把门推得更开一点,走进去,原来那两个数据早已死了。

“原来是早就挂了啊。若是BSGS在身边我就可以向她吹嘘是我用气场干掉它们的了,然后换来崇拜的目光。嘿嘿。”exBSGS想入翩翩:“这个可以吹一年了。”

“总之现在先把参数传送器修好,把这件事告诉她。”西下的阳光勉强照进这家零件店,却远不能照亮它。exBSGS打开手电,仔细搜索着每一寸角落。

“一个断了脚的分号,可以拿来当冒号使,不过对我没什么用”。

“一个减号和一个等号,可以勉强拿来当同余符号使,我正好需要着这个呢”。

“一个do,不知道while掉哪儿去了,算了不要了。”

“一个….啊…捕鼠器!好疼!不过转念一想,刚才那两个数据是难道是Jerry鼠和Tom猫的数据?不过好像不对,Tom猫经常用手抓啊?黑猫警长的?那货用的是枪啊?虹猫的?那货用剑也不用捕鼠器啊…..”

“瞎想什么呢,现在最重要的修好参数传送器啊”。exBSGS拿掉捕鼠器,将它仍进了刚才那两个死掉的数据间,继续搜索着。

“咚,咚,咚”。exBSGS正搜索着,突然听到楼上传来一阵缓慢的敲门声。“可能是其它还没来得及撤出的人?”

exBSGS悄悄靠近了楼梯,向上看,好像是一个数据什么的在敲门。于是又悄悄走上去一些,躲在楼梯栏杆后,正是一个数据敲着门。那门旁的墙上正写着:需要帮助!

“估计是谁被困在里面了把,正是我出风头的时候。可惜BSGS没在我旁边看着。”exBSGS暗想。“算了,学雷锋做好事不留名吧。那个数据看起来块头并不大,应该很好解决。”exBSGS想着,一边握紧拳头,一边从栏杆后冲出,冲向那个数据后,双手从后抱住,并举高,往后一翻。

在这个数据被“举高高”的时候,exBSGS身子略侧,好好观察着这个数据:“原来是一个小质数,根本用不到什么高深的技术”。那个质数被exBSGS重重砸在地上,动弹不得。“这玩意连BSGS都能解决,刚才真是白费了我的力气,早知道随便乱踢几脚就能让它跪了”。

exBSGS想着,又迅速从衣里抽出同余,正想刺入那个数据好彻底损坏它,突然之间,拿着同余的手似乎被什么东西缠住,突然疼痛难忍,同余难以握住,掉在了地上,差点滚下楼梯。这一缠无任何事先预兆,exBSGS一惊之下,将手缩了回来,再一看,倒在地上那个数据,居然在自增!

exBSGS来不及多想,连忙又再次双手抓起那个数据,将其往楼梯栏杆狠狠一撞,把它完全撞昏过去。要是那玩意自增成大数的话,别说那个需要帮助的家伙了。自己估计也得赔在这儿了。exBSGS又连忙把掉在地上的同余捡起来,双手握住向那个数据一刺,彻底结束了那个数据的性命。

“这个临时凑起来的同余真结实,上次三角形家送我那个同余,分明就是三根烧火棍,拿市面上最不牢固的胶水粘起来的。”exBSGS拍掉身上的灰尘,“不过这事真是太危险了,那货怎么会自增呢?难不成….不对啊,现在还没有明确的目击报告,况且那货自增速度也并不快,甚至比BSGS早上出门准备的时间还慢。”“算了,无需多想,先看看那门后是谁吧。”

这门似乎锁的并不严,门上的密码锁也已经损坏。exBSGS用左手敲着门,喊着:“请问是谁在里面,是否需要帮助?请不要害怕,我是BSGS,是本镇负责撤离管理的工作人员,已经制服刚才那个敲门的数据。”可门内听不见丝毫动静。“也许是我想多了吧,门内并没有什么。”exBSGS转身正准备离开,“哐当”,门内传来什么响动,接着又是一阵脚步声。exBSGS仔细听着,但这些声音很快就消失了。“我就知道肯定有东西,大概是他没法直接求助吧。”exBSGS转着门把手,可门仍然无法打开。“希望是可爱的妹子,那样我就能英雄救美了”exBSGS忍不住痴笑,好像自己真的已经救出谁来了。

不过门打不开,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同余拿来对付数据是个称手的武器,不过拿来开门的话,比三根短木棒也好不到哪儿去。“不过有总比没有好啊”。exBSGS心想,便用右手拿着同余的一段使劲砸门上脆弱的地方,终于一些裂缝,exBSGS再使出浑身力气一撞,终于撞开了这扇本来就不结实的门。

打开门后,一间模王国普通的民居映入exBSGS的眼帘。夕阳洒在精心装饰的客厅上,客厅茶几摆着音响和几个碟片,余晖照在那些碟片上反射处光芒,好不漂亮。以前,其乐融融的一家会坐在这儿聊着家常,听着碟片,玩着桌游,而如今,这儿却早已人去楼空。“都是那些可恶的数据狂潮!”exBSGS暗暗攒紧了拳头,胸口热血上涌“总有一天我要和我的朋友们将它赶走!”。

客厅搜索了一圈,没什么发现。exBSGS扫了一圈房间门,除了其中一间完全敞开,其它的门都是半掩着。“也许去那儿会发现什么呢。”exBSGS愈发小心,若是再遇到数据,别再留下机会让它有时间自增了。

这间exBSGS走进的卧室也是一间普通民居的卧室。一切都像有人用过的样子,一切却又布满一些灰尘。双眼扫过一圈,仍是没什么特别发现,exBSGS正准备回去,突然想到,还有一处没找过呢。

“bingo!”exBSGS掀开几乎掉到地下床褥,往床下一瞧,果然有一个孩子怯生生地躲在床下。“别怕,我是exBSGS,本镇撤离站的工作人员,不会伤害你的。你快出来吧。”exBSGS努力轻声细语说到。但那孩子似乎没听到似的,盯着自己右手看。exBSGS疑惑不解,往右手一看,同余竟然还握在自己右手上。“这家伙不会把我当成什么杀人犯,我这么相貌堂堂,怎么会是杀人犯呢”。立马把同余收了起来。又是几番好言相劝,那孩子仍然不肯出来。

exBSGS看着这孩子虽然力量弱小,处境非常不利,但眼中却似乎闪着坚毅不屈的光芒。不禁心想:“上次看见这样的如此的眼神,我记得还是在镇上初次准备撤退前,镇长费马大对居民代表的演说,那样的眼神深深震撼到了自己。只是不知后来第二次撤退为何突然失踪,不过幸好失踪前所有工作安排的都妥当,所以撤退工作还算顺利。如今一看,这孩子倒是有几分像….”

exBSGS正想着,猛然发现孩子眼神似乎不是在看着自己,倒像是看着自己身后的东西。难道是自己人来了?那应该早就和自己联系上了啊?还是又有几个小喽啰数据渗透进来了?那些小喽啰居然能连一点声音都不发出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exBSGS向后一瞧,倒吸一口凉气——瞪着熔岩般骇人双眼的,巨大而又畸形的斐波那契数列,靠在门旁,几乎和门齐高,正恶狠狠地盯着自己看,在鲜红的夕阳照耀下显得愈发恐怖——那是一种被自己朋友称为“神出鬼没者”的强劲对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