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矩阵的酒

伴随矩阵坐在矩阵研究所远处的酒吧外,右手拿着酒瓶,一瓶接一瓶。

冷风呼啸,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外面已经黑了。到矩阵研究所的末班车从黑暗中驶出,车灯照亮了伴随矩阵的脸颊,随后又消失在茫茫黑夜中。

伴随矩阵坐在冰冷的地上,靠在坚硬的墙边,一瓶接一瓶。他出来之前还带着矩阵研究员证。可自己花费十年心血研究的向量空间被昨天那次袭击毁于一旦,要研究员证又有什么用呢?还不如抵押在酒吧换几瓶酒舒服。于是接着一瓶又一瓶。

他的衣兜里零钱早已全换了酒,翻遍衣兜,只剩下一个余子式玩偶。他用左手把这个余子式玩偶从兜里掏了出来。

他记得,这还是他在矩阵研究所那会,和师妹逆矩阵一起工作时,逆矩阵为了庆祝自己生日而送给自己的。

他还记得那晚,自己带着逆矩阵,拉上矩阵研究所所长行列式,说是庆祝矩阵研究所建成13年又3个月,到这儿胡吃海喝了一顿。

他还记得,那天逆矩阵不知道怎么回事,蹦蹦跳跳对他说:“如果我做不成你的女朋友,就做你的老婆。”

不过现在回忆这一切又有什么用呢。

如果一将功成万骨枯的话,那我就是那骨吧。

如果自己当初当个懦夫的话,就没有现在这么多事了。

伴随矩阵傻笑了一下。他看着街灯,一些他不愿意看到的景象反复出现在他脑海里。要是自己把向量空间建设更加牢固一点,自己在前线的那些战友也就不会那样不明不白地葬送生命了。

酒瓶已经空了。余子式玩偶已经失去意义了,还不如拿到吧台,多换几瓶酒。

然后,伴随矩阵用尽全力想站起来,身体却不听使唤。自己渐渐支持不住,意识也逐渐模糊。终于醉醺醺地倒在街上,右手的酒瓶滚到了水沟里,左手却还拿着那个余子式玩偶。

雨仍在下着。

后记:写得好短。灵感参考自歌曲《The Letter Than Jonny Walker Read》。感觉不像数学小说,倒像是篇科幻文。不过真正的数学小说应该是怎样的呢?

4 thoughts on “伴随矩阵的酒”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