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OI2013]随机数生成器_小说_漆黑的山洞

早上天还没亮就被BSGS一通电话吵醒,说是解出了那个线索,让我快点过去。我看了看时间,现在才凌晨三点啊,我虽然挺想早点找到那些神秘宝藏的,但这么早就起来真是一点不习惯。

洗漱完毕,车子很快就过来了。我们的队长快速幂是司机,载着我的队友——我们的死对头BSGS,以及我的经常见面但不是很熟的扩展欧几。听队长说,扩展欧几也是模大学的校友,早就想出来冒一番险,但平常不是公司有事就是家里要帮忙,现在好不容易有个空闲,于是趁着他女朋友欧几不在家,偷偷溜出来和我们一起探险的。

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只想早点把事办完然后回家睡觉。我BSGS被塞上了车。虽然我很不情愿,但这个寻宝之旅的第二个地点——一处不知名的山洞,终于要被我们解开了重重迷雾啦!我们正向着目的地出发!

这个时候,我尚未完全清醒,迷迷糊糊,完全没有兴致听着BSGS和扩展欧几谈论那些线索是如何解开的。什么“逆元”啦,什么“模曲线”,我一个也没听进去,但被他们吵着也睡不着,只好看着窗外。

BSGS突然转过身,对我说:“你知道吗?很多探险队平时都会招一个无能,智障,白痴的队员,能让大家在遇到挫折后可以拿他当替罪羊,然后依旧信心满满。”

“真是可笑。”我心想:“什么年代还有人相信这个。平心而论,我身边的人没有一个符合这个条件:队长快速幂师从龟速乘,实力是我们中最强的;BSGS虽是女流之辈,但在模王国中也算身经百战,“拔山盖世”这个绰号也不是随便取的;扩展欧几我不太熟悉,但今天把人家叫来,那就是因为人家有绝技在身。”

我正想反驳她,车子突然停住了。快速幂大声道:“到了!”

我们下了车。那个山洞离我们下车地方已经不到百步,从外面看虽然和上次一样没什么变化,但一想到宝藏可能就在里面,我立马来了精神,睡意全消。

我打开车的后备箱,里面是个大麻袋。我往麻袋里一瞧,好家伙,亮闪闪的,各种各样的,质数的,合数,艺术品一般的模数装满了一麻袋。

快速幂看出了我的疑惑,解释道:“我怕山洞中的模数有变,为了不至于找不到和山洞对的上的模数,我才带了这么多来。”

“话虽是这么说,但带一些一般的模数也就够了,为什么还要带这么多简直可以拿来收藏的模数来?”我正想问,才发现快速幂他们已经向那个山洞走去了。我连忙捆好麻袋,往肩上一背,然后也跟着去了。

我们站在山洞口,洞里面仍然是漆黑,借着洞外的亮光才能勉强看清一点。洞口的那根绳索仍在那儿。

快速幂面向大家,说道:“今天凌晨,我们已经发现,找到这个山洞里宝藏的方法。具体来说,先让扩展欧几把逆元给找出来,然后是我负责的一些的运算,最后BSGS顺着之前的运算结果一举踩碎石块拿到宝藏。大家还有什么疑问吗?”

“等等,”我打了个手势:“逆元是谁?”

“笨蛋。”BSGS接过话:“不知道逆元一定是昨天睡觉去了吧?逆元之前就是我们遇到的倒数啊,只不过他到我们模王国这儿后改了名字而已。”

“BSGS说得没错。”快速幂补充道:“我们现在要先把这个山洞里的逆元找出来,不过逆元可能藏在山洞里面的任何地方,一个个找太浪费时间,所以我才到带上了扩展欧几和那一麻袋模数。”说着,又像之前那样仔细观察了一遍山洞,之后从麻袋中挑出来几个相符的模数,交给了扩展欧几。

扩展欧几接过模数,装进口袋,说道:“各位,到了我大展身手的时刻啦,我很快就能办好了!”说完就向山洞里跑去,又说:“看着我的表演吧。”

我们站在山洞口,看着扩展欧几的表演。山洞口刚好比扩展欧几高出一些,扩展欧几拿住绳索,很快就荡了进去,趁着绳索荡到山崖对面,好像是发现了什么,双脚一点又荡了回来。

我猜那逆元是不是逃到山洞出口这儿来了,刚想脑袋伸进去一看,却只看到扩展欧几从上面荡过,然后脑袋重重撞到山洞口上方石头上,又跌了下来。将要掉下来的时候,我顺势一接,才让他没直接和大地来个亲密接触。幸好扩展欧几不重,不然我的手臂就惨了。

好嘛,是非常快,非常快就躺尸了。

快速幂和BSGS立马跑上来,查看我们这位勇士的情况。快速幂看了一下一眼,摇摇头说:“他晕过去了。”嗯,这位勇士不仅很快就躺尸了,也很快就昏过去了。快速幂又对我说:“你还记得怎么调试吗?”

“我记得。”我答道。不过要不是为了宝藏,我才懒得去记呢。我拿出调试工具,一阵紧张的调试后——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我仍然不知道哪儿出错了,又不想在BSGS面前丢面子,就随口瞎编一个:“我猜他大概是参数传反了,所以才会撞到石头上”。

快速幂拿出一些我没见过的工具检测了一下扩展欧几,但最终还说:“确实是他自己把参数反了。他暂时醒不了了”,接着我和快速幂把扩展欧几慢慢放到地上,让他靠在石头上休息。又把他口袋里那些模数取了出了,说道:“居然没坏。”

BSGS却一直盯着我看,像是看出我其实解释不出原因了。我忙问:“这可怎么办?那岂不是拿不到找不到那个什么逆元了?”想要引开话题。要是快速幂真的问我为什么的话,我就尴尬了,随口胡编个“显然”是显然行不通的,我又不是Lefschetz。

不过快速幂似乎并不关注我的分析过程,只是注视着山洞里,思索了会儿,淡淡道:“不,我只是需要换一种方法而已。你们听说过费马小吗?”

我摇摇头。

BSGS听到之后却突然两眼放光,说道:“费马小我好像听过,记不清楚了,但我记得他哥哥费马大是个好有名气的传奇!是我的偶像!”

然后BSGS又和我们扯了一通费马大如何神秘,虽然从肖像画上面看起来呆呆傻傻,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江洋大盗,几百年一直威胁基础理论领域,几百年无数探险者想要拔掉这颗眼中钉,却被他飘忽不定的行踪耍的团团转。直到最近才有人好不容易捉住了两个和费马的手下,慢慢引诱套出来了费马大的行踪,又上演了一出空城计,动用了最能干的人员才逮捕了费马大。

BSGS还想跟我讲讲那些人是怎么操控那两个手下,才把费马大引出来的,不过费马大我并不太熟悉,况且他的讲故事水平也太糟糕,被我打住了:“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山洞中的那个什么逆元,然后把扩展欧几送到修复院,然后你再怎么讲你偶像的英雄事迹我都不会打断的。”——话虽是这么说,不过要是出来后她还是滔滔不绝,我肯定会买个耳罩去。

快速幂继续说道:“BSGS说的不错。不过费马小虽然没有他哥哥费马大出名,但其实实力也不小。不过今天既然他没有来,就得请个人暂时代替一下他。”

我看看BSGS,BSGS又看看我。按以往来说,我在探险团队中通常都是打酱油的,顶替另一个人的工作我从来没干过。我用眼神示意BSGS,想让她去,但她居然又反过来威胁我,想戳穿我其实不知道扩展欧几昏迷原因的事,大声:“其实吧,刚才…”我连忙堵住她的嘴,说:“刚才我就想好了,我准备好去顶替费马小的位置了。”

快速幂道:“第一次见你这么主动,真是难得。”

我瞥了BSGS一眼,她正在那儿偷笑。

快速幂又对我说:“不要害怕,你觉得难只是你没用过它。”说着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同余递给我,简短地说了一下同余的用法,又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好吧,为了那个宝藏,我豁出去了。”我心想。我双手接过同余,没想到同余非常轻,拿着也非常方便,这会不会是个好兆头呢?

快速幂向着BSGS打了个手势,让她留在外面照看昏迷的扩展欧几。然后和我一起进入了山洞。

快速幂让我先用绳子荡到洞口里面对面山壁上,找个容易停留的地方,再把绳子荡回来。我照着做了,又根据他的指示,拿出自己口袋里准备好的模数插在同余上,高高举着。

这时候,快速幂也荡着绳子过来了,同样一只手绑着绳子,另一只手却举着同余——当然是插好了模数的。

“好快啊。”我心想,“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全部搞定了,要是我的话,我估计还在纠结绳索在哪儿。”

快速幂离我越来越近,突然大喊一句:“再把同余举高一点!”我吓了一跳,差点摔下去。待我把同余居高,快速幂拿着的同余上的模数刚好碰到我的同余上的模数,发射出巨大的光芒。霎那间,洞内似乎灯火通明一般,非常明亮。这时,我才发现,那个小小的逆元,正躲在我斜对面一块石头后看着我们。

快速幂二话不说,收好同余,又顺着绳索荡向了发现逆元的地方。洞里也逐渐归于黑暗。

“原来捉逆元也不是很难嘛。”我一边心想,一边思考着怎么处理手上这个同余,不放回去,举着很不方便,但放回口袋,又怕快速幂待会儿还要用到。

“傻子,我猜你现在还举着那个同余不知道怎么办吧,哈哈!,快收起来吧,小心别掉下去了!”对面洞口外传来BSGS的笑声。

我依法而行,果然快速幂没有再要我拿出同余来。但一直攀在山壁上,我虽然能坚持很久,但挺不舒服的。我回道:“你别说风凉话了,我现在被晾在这儿了,快来帮我回去啊!”

但BSGS一直没回我话,我真的被晾在山壁上。只好等着快速幂再把绳索荡给我了。

突然间,漆黑的山洞闪出一条彩带似亮光,彩带先是一点,后来越拉越长,五彩斑斓,逆元似乎坐在上面,随着这条彩带轻轻摇动,像烟花一般的感觉,甚是好看。后来又逐渐变短,到了一定短时,突然止住,然后突然和那个逆元完全消失。

我又听到了山洞中BSGS的声音:“快荡过来!”随后一根空绳索就荡到了我面前。我顺势抓住绳索,荡向声音所在的地方。荡近时,我才发现那地方正好有个洞中洞。之前山洞太暗没能发现,现在跟着逆元的指引,找到了这儿。

“我们虽然解开了这个山洞的谜团,不过却暂时还没能找到宝藏”快速幂借着同余发出的微弱光芒,指着洞中洞里一块石壁,对我说道:“你看这儿。”

我睁大眼睛看着,那石壁写了一行字:“梦中的数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