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乌托邦

三本反乌托邦的书,分别是《我们》,《美丽新世界》,《1984》。

但《我们》太无聊我根本没看。《1984》说的是未来的政府会无比严格地监管人们,看了一半只记得“老大哥永远在看着你”,也看不下去了。《美丽新世界》说的是未来的政府首要任务就是让人们感到快乐,因此会让某些人接触不到鲜花和书籍,认为自己一辈子都将属于这个阶级。很好看,我看完了。

最大的感想就是,原来看科幻小说只注意到科学技术发展,什么激光炮,航空设备啊,现在发现还有描写政治发展的科幻小说。不过我认为,既然政治制度能从奴隶制发展到封建,再发展到资本主义,那么以后也是会发展得更好的。忘了是谁说的,一个好的社会的标准是不让正直的人吃亏,深表赞同。

吹一波古罗马帝国和盐野七生的《罗马人的故事》。以前看到一篇报告,大意是分析不同国家的国家政策,发现像美国,巴西这类倡导“民族大熔炉”,也就是鼓励民族融合,尽力平等对待每个民族的国家,现在发展得好好的。但像苏联,南斯拉夫这类鼓励“民族独立”,也就是鼓励民族独立,区别对待民族的国家,国内政治都不稳定,最后只能灭国。我知道美国现在种族并非完全平等,但至少比戈尔巴乔夫那傻子要好很多。

然后是两个反乌托邦游戏《旁观者(beholder)》,和《请出示文件(paper please)》。

扯个淡,wiki居然把使命召唤4和半条命2列为反乌托邦游戏,真不知道和反乌托邦有什么关系。

《旁观者》,作为房东,为了你自己和家庭,以及“伟大的领袖”,你得监视的房客,随时检举揭发他们。如果心地太善良,你就没有威望和金钱购买家庭所需要的东西,只好看着家庭成员一个个离开甚至死亡。

 

嗯,游戏自己玩不通关,到B站上视频通关了。对于新房客,流程一般是

  • 趁房客不在家搜查他家,好填写房客信息
  • 然后自己再放几个违禁品到他家,然后勒索敲诈那位房客
  • 违禁品留一个不用来敲诈,而是凭着这个违禁品举报房客
  • 等房客被警察带走,然后自己再把房客家剩下的东西都拿走,重新装修一遍等新房客

最搞笑的一次是,有次把一个阴险的将军敲诈了一波,连死法都安排明白了,结果路上遇到将军,发现自己还没正式认识过将军….这是人干的事吗….

这个游戏是致敬《1984》了,但我认为你要是想体验一下被生活被政府严密监控,没有自由,类似文革和大清洗这类活动的话,玩这款游戏要比看书既有趣,又印象深刻得多。

对于大清洗,前荷兰反间谍部部长说过,如果要是刑讯逼供,或者说不承认就继续虐待嫌犯,那么有些人会为了少受些痛苦,反而会把自己没犯过的罪统统加自己头上,以求解脱,这实际上会造成阻碍。

可怜一下前房东…

《请出示文件》,作为海关人员,你得检查所有入关者的护照。辨别出各种伪造的护照,有的人哭着要求放他进去,不过鉴于我并不认识他而且像素画太丑,我拒绝得心安理得。有个大爷没护照干脆自己画了一个。第一次见到EPIZ,我还以为是邪教qwq。这个游戏中也有自己的妻儿,但是没有画像,只是两个词语告诉他们的状况而已。没有剧情互动,拯救妻儿只是为了玩完成任务,你也可以选择害死儿子减少开支,这点上没《旁观者》好。不过鉴于这款游戏大部分是由开发者自己一个人完成的,那么也就不能苛求更多了。

到了后面,入境必须出示各种检疫合格报告,工作许可证等,核对指纹甚至身体扫描,过程好繁冗啊。要是突然出现恐怖分子的话,外面的警卫很快就会被干掉,关键时刻自己还得拿工作台上的枪战斗….

不过就工作而言,核对护照非常单调沉闷没有创造力,要我去做这类工作,我自己是肯定坐不住的。

总之这两款游戏非常棒,要甩那些“你选择救火车左边轨道5个人,还是右边轨道1个人”这类尴尬的问题好几个宇宙。

好吧,是时候再思考一些乌托邦的问题了…

本来在知乎提了个问题,要是小王子没有掉进沙漠,而是掉进了海里会怎么样。有的人说会遇到凡尔纳小说中的尼摩船长。然后故事继续。

但问题是故事真的会像掉进沙漠里那样吗?沙漠里的飞行员是个浪漫的冒险家,但尼摩船长却是个失意的爱国者。小王子一心想着自己的狐狸和玫瑰,不会理解尼摩船长苦苦寻求真理的心情,迷茫的尼摩船长也没兴趣听小王子浪漫的幻想。尼摩船长要是只是自己受到麻烦,还有可能和小王子交心,但是尼摩船长却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属朋友因为自己而受伤,责任感让他无法原谅自己,要是这时小王子尼摩船长给他画个山羊,尼摩船长是不会鸟小王子的,说不定还会把小王子丢海里去喂鱼

 

5 thoughts on “反乌托邦”

  1. 真巧了,我看过《1984》,好可怕的监视,连眼神都得注意。不过高潮还是发生在主角被发现精神背叛的时候,被那个狱长折磨,到放弃精神的那段。《动物农场》也是这类题材的,相对看起来轻松一些

    1. 监视这么可怕?《旁观者》中,政府到后面几乎把一切都禁止了,比如食盐,唱片,领带都是违禁品,甚至看书和哭都是违法行为….

    2. 电车难题虽然尴尬,但是很有现实意义,在法律的量定上是很考验思考的。紧急避险所保护的利益要大于所损失的利益,但人的生命权究竟能不能作为避险的客体。法律以经验为蓝本,但在这种情况家要不要考虑逻辑的因素。在一些特定场合,比如说危险的,或者器官移植等背景的,这个问题都有相似的地方。

  2. 刚刚评论好像被吞了。。。
    电车难题其实没有所述的那么尴尬,它其实非常有现实意义。紧急避险所保护的利益必须大于损失的利益,但生命权能否作为避险的客体这个是没有法条的。当然主客观上救人都不应该定杀人罪,但执行者的行为有无价值,结果有无价值,其实都是有思考的余地的。在类似你死我活或者器官移植等特定背景下,这个问题有一定的参考意义。
    至于戈氏的评价,不能简单地以鼓励民族独立这一点来定夺,苏联的破灭更多的动荡因子是经济层面和政治层面的,而鼓励民族融合的国家大多数都是移民国家或者前殖民地,他们人口占比不单一,鼓励融合是为了消除歧视,而苏联和南斯拉夫这样近几乎都是斯拉夫人,动荡的原因是因为加盟国和联盟之间的上下关系没有处理好,就像春秋战国一般,没有叶利钦的出现也会有李利钦、王利钦,不是俄罗斯主导也可能是乌克兰主导,这都是历史必然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