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素集团(未完成)

写一个关于燃素说的奇幻小说。坑慢慢填。https://www.zhihu.com/search?type=content&q=%E7%87%83%E7%B4%A0

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37250088/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hlogiston_theory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ntoine_Lavoisier#Oxygen_theory_of_combustion

那时候,人类还认为火是一种物质。为了解释燃烧的过程,燃素将军带领着铺天盖地的燃素士兵,侵入到大部分物质里面。物质们无法反抗,只好屈从于燃素的淫威。这样,人类看到燃烧,就会误以为是原本的物质和燃素分离了。就这样,燃素将军深得人心。

 

与此同时,燃素组织加紧了和拉瓦锡的合作。燃素将军一面命令燃素士兵暂时离开那些被曾被奴役的物质,另一方面又继续威胁那些物质,让他们混入空气中,

又颁布一道《强制燃烧令》,规定所有物质燃烧时必须有燃素士兵离开。这意味着物质一诞生就得接纳燃素士兵的寄生。

 

 

氧化组织的成员立马前往赶到磷元素的家,但当靠近磷元素的家时,却发现上空冒出冲天的火柱。

“不好。”氧气组长心头出现不详的预感。不由得加快脚步。到了磷元素家面前,才发现磷元素的家现在已被熊熊大火吞噬。严重烧伤的磷元素靠在家前面空地的树上,无助得看着自己的房子,却无能为力。

氧气组长走近磷元素,蹲下安抚道:“磷元素,你放心,我们的医生很快就来了。但这件好事”,又指了指那栋燃烧的房子,说道:“是不是又是燃素集团干的?”

磷元素有气无力道:“对…他们把我锁在屋子里….随后点着了火…他们说要让我记住…咳,他们没有质量…来无影,去无踪,是不可能被推翻的的…咳咳。我趁着门烧塌了才…才跑出来”

“没有重量…”氧气组长站起来,转身看着将被烧成灰烬的房子,思索道“这反倒是他们最大的漏洞。”想着,嘴角浮现出一丝笑。

 

 

“报告!抓到一名蒙面大汉!”燃素集团士兵长之一的Morveau正坐在悠闲看着报纸,却突然被手下的声音打断。“我们怀疑是氧化组织的成员,已将其关押在牢房中,请长官亲自去查看!”

Morveau放下报纸,慢悠悠地走到关押那蒙面大汉的小牢房。那蒙面大汉已被手下士兵双手反绑在柱子上,由于那大汉的嘴被封条堵住,听不清那大汉在说什么。Morveau拆下那大汉的面罩和伪装后,看到大汉的打扮却很像氧化组织成员的打扮。Morveau又扯下之前堵住大汉嘴的封条,却没想到被大汉直接吐了一脸口水。

“这位,有话好好说嘛,我们很友善,是不会欺负别人的。”Morveau一点不愤怒,从口袋里拿出纸巾擦干了脸上的口水。

“你们可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你们干了什么自己心里应该清楚!”那位大汉虽被反绑在柱子上动弹不得,却丝毫不示弱。

“哎,不要凭空污蔑别人啊,你这样说,又有什么证据呢?”Morveau道。

“我们早就收集到证据了,那些无辜的物质在你的手下假装和它们分离后,自身重量却更重,负担也更重了!”那侠客镇定自若。

“那只不过是那些燃素士兵本身质量就是负的,士兵们好心好意招待那些物质,想要减轻它们的质量和负担,但那些物质却自高自大,不肯合作,我们也无能为力啊。现在请你告诉你的朋友们,是他们误解了我们,好嘛”Morveau继续友善地回答道。

“你觉得这些话我们会信吗?不要脸!”那侠客一点不领Morveau的情。

“或许是我记错了吧。也是是燃素士兵本来就比空气轻,我们的燃素士兵不愿意违背那些物质的心愿,才迫不得已让他们自身增重了。”Morveau仍然沉住了起,平静说道。

“你们真卑鄙无耻”侠客被反绑这么久,却似乎一点也不慌张害怕,反倒愤怒道:“我知道我今天出不去了,但就算你们杀死了我,也杀不死氧化学说!我劝你们早点投降吧!”

“既然你非要说我们燃素不好,那我也没办法了。”Morveau打了个手势,两名燃素士兵端来燃素刑具。不多一会儿,侠客便断了气。想到近来多次发生的示威游行,加上那侠客始终怒目而视,不免让Morveau感到有些害怕。

 

 

 

 

拉瓦锡和燃素将军对峙在着空旷的平地上。阳光斜照在他们身上。四周异常地安静,连鸟叫也没有,仿佛天地之间只剩下这两人。

“拉瓦锡,你个叛徒!”燃素将军勒住马,空旷的平地让他的话可以传的很远。“你要是归顺集团,我兴许还能让你多活几天!”

“对不起,我不需要燃素集团的帮助。”拉瓦锡说着,调好了大炮的角度,射程。

“希望你不要忘了,你的朋友舍勒,普里斯托利还在我的手上,你至少也得为你的朋友考虑!”燃素将军露出阴险的笑容。

“我从未完全相信过你们,我的天平也从没看见你们做过什么什么好事。我迟早会将我的朋友们就出来。请你们立马远离这儿。”拉瓦锡慢慢走到大炮引线附近,戴上手套,平静地说道。

“是吗?”燃素将军话音未落,几百名脱燃素士兵突然从暗处冲出,手持利刃,冲向拉瓦锡。

拉瓦锡也毫不犹豫,点燃引线,大炮发射出一枚炸弹,在空中爆炸,生成了几十名“火焰空气士兵”,从天而降,直插脱燃素士兵阵内,两军立马开始了混战。

燃素将军见此情景,不禁哈哈大笑:“拉瓦锡,你这点士兵也太寒酸了吧。你不知道火焰空气是亲燃素吗?火焰空气只要遇到了燃素士兵就会立马屈膝投降,消失得无影无踪!你不怕我把燃素士兵也放出来吗!”

拉瓦锡靠在大炮上,轻蔑一笑:“哦,是吗?那你倒是试试看啊?”

燃素将军拉瓦锡如此轻松,感到有些不对劲。再向混战的两军一看,其中自己的一些脱燃素战术居然已被敌人同化,成了火焰空气战士,挥舞着刀剑,正向着自己奔来,心中一惊。

拉瓦锡继续道:“物质是守恒的,你的燃素士兵现在根本不可能让任何东西消失。物质们的生活没有你还好,有了你反倒出乱子!”

燃素将军自觉理亏,加上敌人快攻到自己前面来了,只好调转马头,一溜烟跑了。

看着燃素将军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亚当杨这才从拉瓦锡生活隐蔽处出来,拍着拉瓦锡的肩膀说:“刚才我真是担心,你这套设备真是既麻烦又贵,可把我弄穷了。”

拉瓦锡摸摸脑门,说道:“不还是为了吓唬那个什么燃素将军吗。”

亚当杨笑道:“不过说真的,你刚才那几十个士兵还真是寒酸,卡文迪许来估计都要比你好。”

拉瓦锡也忍不住了,笑道:“寒酸就寒酸吧,能把不寒酸的燃素将军弄走就行。”拉瓦锡和亚当杨的笑声一起回荡在这平旷的草地中。

 

 

燃素将军躲藏在汞元素的家中,坐在小屋的椅子上,看着自己以前的照片,那时候他自己还叫做“油土”,和“石土”,“汞土”一起推翻了炼金术士的谎言,建立了自己的集团,辉煌一时。现在面对氧化组织的步步紧逼,石土一直保持中立,汞土能力太弱帮不上什么忙,只是当着自己的杂务,只剩下自己还在孤军奋战。

“这究竟是为什么?”燃素将军看着自己身边战战兢兢的汞烟灰。汞烟灰之前已被燃素士兵入侵,燃素士兵之后离开时掌控了汞烟灰的神经。不过燃素将军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做出了那么多贡献,到头来还是要被推翻。

“燃素将军,投降吧,只要你愿意投降,我们就放你一条生路。”外面传来熟悉的声音。

“又是拉瓦锡!成也是他,败也是他!”燃素将军怒火中烧。打了个响指,想叫上几个燃素士兵吩咐命令。可是空等了许久,也没有回想。燃素将军又打了几个几个响指,仍然没有任何燃素士兵出现。

“燃素将军,你的燃素士兵已经被我们同化成氢气士兵了,脱燃素士兵已经被我们同化成火焰空气士兵了——当然你想叫他们酸气士兵也可以。请你不要再执迷不悟!这是最后通牒!倒数5秒!”外面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

与此同时,外面的大聚光灯被打开了,照亮了汞元素的家的每一个角落。甚至照到了燃素将军那阴森可怖的脸。

“5!”

“想开个灯就找到我?我可是来无影去无踪的。”燃素将军不禁觉得好笑。

“4!”

“我现在得逃走。”燃素将军想到。

“3!”

“汞烟灰!”燃素将军一把抓住在自己旁边吓得发抖的汞烟灰,命令到:“你现在出去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等我逃出去后再救你出来!”

“2!”

“我才不去回来救人,就让汞烟灰自生自灭去吧。”燃素将军美滋滋地想着。

“1!”

燃素将军想把汞烟灰扔出去,却怎么也扔不出去。这时候,他才惊恐发现,汞烟灰正在分解。

“时间到!强攻!”

一名火焰空气战士突然从汞烟灰后背爬出来,抽出利剑,直刺燃素将军心脏。燃素将军没一下反应过来,而且这下想远离这名火焰空气战士也不可能了,只能眼睁睁让自己倒下,逐渐丧失了意识….

与此同时,屋外的火焰空气战士也冲了进去,牢牢捆绑住了燃素将军。

“多谢你了呀,老哥。话说回来,你是怎么想到拉拢汞元素的?”看着被送走的燃素将军的遗体,拉瓦锡狠狠拍了一下普里斯托里的肩膀,差点把他拍倒。

“很简单。当燃素将军认为汞元素燃烧会让燃素离开时,我就趁机安排火焰空气去结合汞烟灰了。”普里斯托里答道:“其实我觉得燃素将军死了还挺可惜的,没有他去打败那些炼金术士,我们现在想发展估计还得靠瞎猜。也是因为和燃素集团竞争,我们氧化组织才发展得如此强大。”

“话是没错。但是过时的知识总是要走,新的知识总是要来呀,对不?”拉瓦锡平静得回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