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很高兴!

今天推翻了5年多以来一直困扰我的假设。现在既然假设不成立了,接下来的推论也是全部错了哈哈哈哈!

这几天我分别试了在公交车上远看,分别是数快速移动的物体的数量,或是分别单个快速移动的物体的细节,发现后者的效果要好于前者,和距离无关,和速度有关。也就是说眺望远处大山,不如分辨几米外飞驰而过的路边灌木到底有几条树枝。

另外我的公交车大部分时间行驶在两座城市之间的地区,没什么停靠站,所以平均速度非常快。不过这样也带来几个疑问

1.公交车司机怎么没有发现?世界上那么司机,怎么都没发现?我认为是因为他们要观察路面情况,不可能盯着某个物体的细节不放。而且他们视力也没像我这么不稳定。

2.几年前我也试过,怎么没发现?我认为首先是当时只顾远眺,没有注意分辨高速度的细节,二是当时视力下降太快,哪怕好转一点,也立马没了。这个别说几年前,十几天前我都没发现,就是因为只注意远眺去了,所以一点用也没有。

3.不只是是公交车,我试过观察飞速旋转的陀螺,怎么也一点用也没有?我认为首先是太近了,二是一样 当时视力下降太快 ,三是陀螺的形状就是那样,看过一次就知道了,看多了其实也没啥能注意的了,而道路上每颗灌木的形状都完全不一样。

这里的视力恢复真有一点微妙,不仅是看的清楚更远的,更小的东西,还包括看远处时不会被近处的栏杆影响太多,能完全聚焦到想看的物体上,夜晚看东西更亮,能看到更快移动的物体。

五年之前曾经订下的三个计划,首先让自己视力不再下降,第二让自己视力恢复至1.0,第三让全世界人民视力都恢复正常。现在第一步已经走完了qwq!不过我仍然认为这和矫正牙齿还有很多联系。

不过要做到第二步,其实对我已经没有任何益处了,因为我打算尝试人工晶体,或者干脆不去尝试了,让视力自然恢复。第三步比较艰难,很多科学家都是死去几十年后,他的著作或观点才得到认同。不过我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太薄弱了,得考个研究生或者博士,认识更多的人才行。

现在我视力已经都自我控制恢复一些了,所以心情好了,学习效率也以可“想”的速度上升,8错8错。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