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思乱想–基因使者

最后,同样是在60年代,汉密尔顿和美国的乔治·威廉姆斯将基因的地位抬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通过神奇的数学运算,他们宣称,包括人类在内的任何一种生命体都仅仅是某些基因和遗传特性的载体而已。这举推翻了我们对此通常的想法。这个结论使基因变成了最关键的东西,而生物则可以被牺牲掉。我们的基因不再为了我们而存在,相反,我们是为了它们而存在。我们的作用,就仅仅是将这些化学密码延续下去就好像刀光剑影的老战争电影中的信使样,马不停蹄地奔波数日只为传递消息,成功就立刻倒地而亡。这是个非常激进的想法。但其实这只是延伸了亲缘选择的逻辑,就是说任何一个基因使者都会牺牲自己以保护基因的延续,比如当一个母亲看到自己孩子的独木舟倾翻时,她会不顾生命危险前去救护。

新知幻想的飞矢精华版《受死吧自私的基因》

BY David Dobbs

好玩,基因才是主角,而我们生物的目的只是为了保护基因,让基因延续下去吗?

嗯,那么玩家操纵了一个基因库,要与来自其他星球或其他地区的基因库对抗,尽量要让自己的基因库“感染”尽量多的生物。感染这个词不错,人和鸡的基因60%相似,牛80%相似,肯定是某种基因库垄断了地球。会不会是外星人的阴谋?

也许别的星球有不同的基因库,虽然原子分子相同,但行为模式不同?比如存在形式不是物质而是能量?或者暗能量?

而且玩家操纵的基因库,可以主动被动吸纳新基因,比如“勇敢”,会让生物用于探索,但也会不明不白死去。对付某种极端情况时就要谨慎选择了。

达尔文学说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拉马克学说是物种根据自己的需要进化,而居维叶(咋不叫居委会呢)是物种不变论。地球的基因库符合达尔文学说,也许另外两种基因库是符合另外两种学说呢?

那么后两者基因库的生物可能就不如地球上多变了。或许还可以写个游戏,某种符合拉马克和居维叶学说的基因库遭到地球袭击,玩家需要用本基因库去反击地球基因库,看能坚持多久。

类似文明太空和群星,外星生物长得太像人了。现在大家对怪物恶魔的认知,早就被中世纪的人想编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