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扇窗

有人说,上帝为人们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会为他们打开一扇窗。

可显然,上帝忘记给我开窗户了。

这可能是我在房子一片黑暗中什么都看不到的原因吧。

上帝可能是对我有什么想法吧。他会不会想咬我一口。

不对不对,我什么时候信上帝了?我们炎黄子孙可是坚定的无神论者。

可是,孔子似乎也说过,“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智…”

我知道失聪的贝多芬取得了多大成就,知道失明的海伦如何奋发著出书籍。

可我不想经历那么多磨难,只想安安静静地做个美男子或小仙女。

但看样子我是做不成了。我的世界越来越黯淡。

我渴望有哥们能打个招呼让上帝打开房门,或者让孔子直接把超能力给我得   了。但显然这是没什么用的。

在阴暗的房间里胡思乱想了很多天。

但是我有了意外的发现。

那一缕微弱的光线。它从小缝中钻出来,却依然挺直,照在脸上暖暖的。

生长在窗口的那一棵豌豆,它的身躯是那么柔软,却依然向上。

那屋外天空中的鸟儿,它的歌声是那么动听,比人类的大音乐家还要好听。

我发现只有我注意到了这些,这些都只属于我。

别人的窗口那么敞亮,却没法享受一缕阳光。

别人的房间充满奇珍异宝,却没法静下心看看一株豌豆是如何长大的。

别人聘请了大音乐家,但他们却演奏不出像鸟儿一样玩转地歌声。

但我知道这些都属于我。

别人永远也不会知道,

这些只属于我的东西。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