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分段睡眠

        作者A.罗杰•艾克奇(A.Roger Ekirch) 说,在爱迪生之前,睡眠被分为两个独立的 部分,中间隔着一段夜间的清醒时间,大约 从凌晨一点开始,持续几个小时。这种模式 叫做分段睡眠。

         过去的睡眠模式可能令今天的我们啧啧 称奇。人们多半以为我们的昼夜节律只在太 阳升起时才会叫醒我们,然而实际上许多动 物和昆虫都不是闷着头连续睡一大段时间, 而是分成几小段,每段几小时,或者如上文 所述,也分成两段独立睡眠。艾克奇认为人 类的睡眠如果依照自然安排,也不会是现在 这种一整段的模式。

        他的论断建立在16年的研究基础上, 这期间,他分析了从古到今数百份历史记 录,包括日记、法庭笔录、医学书籍和文献 等。在英语文献中,他发现了无数条关于 “第一段”和“第二段”睡眠的记录,其他 语言中也有类似的记述,例如法语中的 “premier sommeil”, 意大利语中白勺 “prinno sonno”以及拉丁文中白勺“pritno somno”。正因为分段睡眠的说法在文献中 随处可见,艾克奇才得出结论:这种模式曾 一度十分普遍,是入睡与醒来的常规周期。

          在电灯发明前,夜晚总与犯罪和恐惧联系在一起,于是人们待在屋里,早早上床睡 觉。过去人们的第一段睡眠由于季节变换或 阶级不同而有所差别,但人们通常在黄昏后 几小时开始入睡,持续三四小时,到夜半十 分,他们会自然醒来。在电灯之前,富裕一 些的家庭通常会有其他人工照明方式,比如 瓦斯灯,稍后他们才会第二次入睡。有趣的 是,艾克奇发现这种家庭的个人文件中关于 分段睡眠的记录反而较少。

         对于那些任其自然的人,夜间的清醒则 被用来阅读、祈祷、写作、回味并试图解释 方才的梦、同伴侣聊天或做爱。艾克奇指 出,在一整天的辛苦劳作之后,人们在第一 次入睡前往往疲惫不堪,没心情进行亲热 (许多忙碌的现代人恐怕也深有同感),但当 他们半夜醒来时,精力已经恢复,于是万事 倶备,一切就绪。进行了各种夜间活动后, 人们再次感到困倦,于是进入第二次睡眠周 期(同样持续三四小时左右),接着再起来 迎接新的一天。我们可以这样设想,在一个 冬夜,晚上9点上床睡觉,半夜醒来读读 书、聊聊天,到2点左右再睡一觉,直到6 点。

          艾克奇发现这些两段式睡眠的记录差不 多在20世纪早期消失了。电的发明大大延长了光照时间,白昼的活动延伸到了晚上。 有路灯映照的街道变得更安全了,晚上出来 社交成为一种时尚。睡眠被推迟,半夜醒来 与逐渐延长的白昼越来越不相宜,于是这种 模式被挤出了人们的生活。艾克奇认为,我 们不仅失去了这段清醒的时间,也失去了它 的许多宝贵特质。

        他告诉我,至少从他发现的文件看来,夜间的清醒与白昼的清醒有本质区别。举例 来说,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 (Thomas Jefferson)常在睡前读道德哲学 方面的书,以便能在两段睡眠之间对这些书 进行反复思考。17世纪英国诗人弗兰西斯• 夸尔斯(Francis Quarles)认为黑暗与寂 静能够助人自我反思:

        让那初眠的终结将你从休憩中唤醒:令躯体平和安宁,为灵魂消除滞碍;没有噪音 可以侵扰你的双耳;没有杂物迷乱你的双瞳。

         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就证实了夜晚清醒与 白昼清醒的区别,我的大脑在晚上无疑更贴 近梦境。做梦时,我们的思想会从记忆、希 望和恐惧中创造意象。夜深人静之时,半睡 半醒的大脑能从梦的碎片中构造出一些新的 想法,并应用到我们的创造性工作中。

算得上奇闻一桩吧,很多古老的习俗意外地消失了,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呢?在新知《黑夜与睡眠》上看到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