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院医生夜未眠

kindle unlimited,3星推荐,我看了三本有关医生的笔记,一本是《住院医生夜未眠》,一个是《医生的精进》,一个是《医生的修炼》,都为堪庐文化的ku。虽然这个出版社其它书籍并不受到好评,但这三本还是挺不错的。话说,我也想当个医生来着,训练有素,药到命除,误人子弟,天下无敌。hA

几年前,前财政部部长、铝业巨头美国 铝业公司(Alcoa)的首席执行官保罗•奥 尼尔(Paul〇’ Neill)来到宾夕法尼亚州的 匹兹堡,主持一个地区性医疗改革试点项 目。他把解决医院感染问题当作首要大事。 为了证明问题可以解决,他安排一名年轻的 工程师彼得•佩雷进驻匹兹堡退伍军人医 院,到了一个设有40张床位的外科住院部。 一位参与过那个项目的医生告诉我,彼得与 那里的员工会面的时候没有问:“你们为什 么不洗手?”他问的是:“你们没做到的原因 是什么?”最常见的回答是:“时间不够。” 于是,他利用自己作为工程师的长处,开始 着手对那些占用员工时间的事情加以改进。 他设计出一个标准化供应体制,在病床边不 但备有罩衣和手套,还有纱布、胶带和其他 一切所需品,这样大家就不必为寻找这些东西而浪费时间了。

打电话打到欠费。

既然病人不一定会死,我们医生当然会 奋战到底。通过一位朋友,我结识了小沃 森•鲍威斯,他是全国有名的产科教授,现 在已经从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荣誉退休。在 交谈的时候,我问他,在他的职业生涯中, 最值得骄傲的事情是什么?我以为他会提到 实验室里的新发现或产科方面的新技术—— 他做过关于给胎儿传输氧气方法的基础性研 究,而且是美国首批发现给胎儿输血的方法 的人之一,但他告诉我,让他最感骄傲的是 1975年在科罗拉多州立大学进行的一次实 验,那时他还只是个年轻的产科医生。当时 的医学界普遍认为,早产两个月及两个月以 上的婴儿几乎没有存活机会。因此,医生不 会为他们采取什么救治措施。然而,他决定 治疗这些婴儿,不管他们浑身多么青紫,体 质多么虚弱,个头多么瘦小。他找了几位医 生,组成一个小组。他们并没有采用什么新 技术,而是完全按照对待普通足月婴儿一样 的处理方式。如果遇到难产,就做剖腹产手 术,而在此之前,医生不会为了挽救一个没 有生存希望的婴儿而给母亲做手术。不管婴 儿看上去多么软弱无力、奄奄一息,都要进 行静脉输液,给他们戴呼吸机。医生们发 现,这些早产婴儿出生时虽然只有一两公斤

最好那句截没了,好可惜。打电话打到停机。

这些状况都很危险。如果胎儿被卡住,唯一能够给它输送血液和氧气的脐带最终可能被套住或压住,导致胎儿窒息。还有些时 候,产妇分娩的时间长得惊人,始终生不出来,最后会和腹中胎儿一起丧命。例如 1817年,英王乔治四世21岁的女儿威尔士公主夏洛特就分娩了整整4天。她腹中的胎 儿重量超过4公斤,体位是斜的,而且头部过大,无法通过夏洛特的骨盆。活跃分娩期 —直持续了50个小时之久,胎儿才终于出来,但已经死亡。6小时后,夏洛特本人死于大出血。由于乔治四世只有夏洛特一个孩子,因此只得把王位传于他的弟弟,后来王位又被传给他的侄女,这才会有维多利亚女王。

维多利亚的秘密。

“是的,韦尔特舍尔太太,在7214病 房。三天前刚做TKA。”

我惊恐地琢磨:TKA?啊,想起来啦, 完全膝关节成形术。

虽然我现在知道了它是什么玩意儿,可 是关于能不能把她扶起来,我可是一点儿都 不知道。这个韦尔特舍尔太太没准儿是哪个 国家总统的老婆呢。要是说错了怎么办?我仿佛看见明天的罗切斯特新闻快报的大标题 写着:

由于蠢蛋初级住院医生错误地允许韦尔 特舍尔太太在术后三天行走,导致腿断!那我可完蛋了。我在梅约的工作会仅仅 持续一天,还哪管按规定,我这不着调的医生还要待上4年呢。

(丽维老太)“你个肮脏的流氓!”
我不得不一边后退一边向她挥手示意不 要说了。她喊得那么大声,整个楼层的人一 定都知道了哈丁博士带的医生是个肮脏的变 态。“嘘——奥伦巴姆夫人,您不要这 样——”往后退的时候,我撞到了正在进来查看事情状况的护士身上。

“哎呀,您可把我们的丽维惹怒了。”她说。

我无辜地高举双手说:“我只是想检查她的刀口而已。”我在心里祈祷护士可别已经打电话给警察或是反恐特警队,让他们来 抓猥亵7203号房老太太的神经病。于是几 个一百多公斤的长着坚硬二头肌的大汉,头 上罩着黑袜子,从楼顶天台拉绳子下来,用 机枪瞄准我,大暍一声:“别动!蠢货!”然 后,我将在奥姆斯特德监狱的性犯罪科度过在梅约的第二日。

“放轻松,”护士说,“丽维今早上有点儿糊涂。”

震惊,住院医生居然干出这种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