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外人

加缪作品,4星推荐。人类社会的那些礼仪,是否真的有存在的必要?你只是因为别人这么做所以也跟着这么做,这是一种文化,却从未思考过文化背后的东西。我一开始看到书名还以为主角是个循规蹈矩的平庸人,没想到呀没想到。

┗|`O′|┛ 嗷~~

 

那个女护士这时候进来了。天一下子就 黑了,很快,玻璃天棚之上,夜色更浓了。 门房转动电灯开关,我被突如其来的光线刺 得睁不幵眼。他邀请我去食堂吃饭,但是我 并不饿,于是他建议给我端杯牛奶咖啡来。 我很喜欢牛奶咖啡,就接受了。过了一会 儿,他端着个托盘回来了。我暍了咖啡,然 后我想抽烟。可是我犹豫了,我不确定是不 是能在妈妈面前这么做。我想了想,应该没 关系。我给门房递了一支烟,我们抽了起 来。一会儿,他对我说:“您知道,您母亲 的朋友们也会来守灵。这是一贯做法。我得 去搬些椅子来,泡点黑咖啡。”我问他能不 能关掉一盏灯。灯光照在白墙壁上,让我很 累。他说不行。灯就是这么装的:要么全 开,要么全关。于是我就没怎么再注意他 了。他出去了,又回来,摆放好椅子。在一 把椅子上,他围着咖啡壸放了一些咖啡杯。 然后他坐下,面对着我,当中隔着妈妈的棺 木。女护士也坐在他那边,背对着我。我看 不到她在干什么,但就她手臂的动作看来, 我有理由相信她在织毛线。屋子里很暖和, 咖啡让我发热,门幵着,飘进来一股夜晚和鲜花的气味。我觉得我打了个瞌睡。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把我弄醒了。一下 睁开眼睛,房间显得更加惨白。我眼前没有 一丝阴影,每件东西、每个角落、每条弧 线,都清晰到扎眼。就是这时候,妈妈的朋 友们进来了。一共十来个人,悄无声息地在 这扎眼的灯光中挪动。他们坐下的时候,甚 至都没有一把椅子咯吱咯吱地响。我看见他 们,我从来没有这么仔细地看过什么人,他 们面孔和衣着的每一个细节都被我看得清清 楚楚。然而我听不见他们的声音,我甚至要 怀疑他们是不是真的存在。几乎所有的女人 都穿着一条围裙,腰上的束带让她们鼓起的 肚子更加显眼。我以前从来没有注意到,上 了年纪的女人竟能有这么大的肚子。男人们 几乎都很瘦,拄着拐杖。令我惊讶的是,在 他们脸上看不见眼睛,只有一堆皱纹之间闪 烁着一点浑浊的微光。他们坐下的时候,大 多数都看了看我,拘谨地点点头,嘴唇都陷 进了没有牙的嘴里,我都不知道他们这是在 跟我打招呼,还是脸上不由自主的抽搐。我 还是相信他们是在跟我打招呼。这时候我才 发现,他们都面对着我坐下了,摇晃着脑 袋,围绕着门房。那么一瞬间,我有一种可 笑的感觉,像是他们要来审判我了。

         不一会儿,一个女人哭了起来。她坐在 第二排,躲在一个同伴身后,我看不清她。 她小声但持续地啜泣着:我感觉她像是要一 直这么哭下去了。其他人好像都没有听见, 他们神情沮丧,死气沉沉,默不作声。他们 看着棺材,或者看着拐杖,或是随便东张西望,但是他们看来看去也只有这些东西。那 个女人一直在哭,我很惊讶,因为我并不认识她。我真希望她别再哭了,但我不敢对她 说。门房朝她弯下腰,对她说了些什么,但 是她摇了摇头,嘟哝了句什么,继续抽抽搭 搭地啜泣。于是门房朝我这边走来,在我身 边坐下。过了好一阵子,他眼睛看着别的地 方,对我说:“她以前和您母亲走得很近。 她说您母亲是她在这里唯一的朋友,现在只 剩她一个人了。”

        我们就这样坐了很久。那个女人的叹息 声和鸣咽声少了,但她一直在擤鼻子。终 于,她安静下来了。我已经不困了,但我很累,而且腰疼。现在,这些人的沉默使我 受。我只是时不时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也 不知道是什么。过了很久,我终于猜出,是 他们中的一些老头儿在嘬腮帮子,发出的这种怪响。

这样写着,感觉和beholder有一拼,beholder的开发者肯定看过这部作品吧。这样写着,好像只有社会上除了主角才都是局外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