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心游记

 

        我们也只能是跟着他走,因为和他并肩走几乎是不可能的。一条狭长黑暗的过道通向这幢用粗糙的四方横梁建成的房子,同时也把我们带到房 子的每一间房间;房间总共有四间:厨房、纺织间、卧室、客房,后者是所有房 间中最好的。主人在盖这幢房子的时候,没有考虑到叔叔这样的身材,所以 教授的脑袋在天花板上撞了三四次。

            “现在,”叔叔做完准备工作后说,“来关心一下行李;我们要将它们分 成三包,每人背一包;我指的只是那些易碎品。”

         显然,勇敢的教授并没有把我们算在易碎品之列。

凡尔纳也很幽默哈哈

我简直无法形容自己当时有多么恐惧和绝望。我完全垮了。最后的希望也粉碎在这堵花岗岩石壁上。
         我迷失在这个迷宫里,曲折的小路纵横交错,我根本不可能逃生。我一 定会死得极其可怕!我突然产生了一个奇怪的念头:有朝一日我的遗体变 成化石,在地下七十五英里的深处被发现的话,一定会引起许多严肃的科学 问题!

比如《盗墓笔记》,后人研究时发现古墓里有包用过的卫生巾,他们会怎么想呢?
           “听我说”,我用坚定的语气对他说,“人世间所有的雄心壮志都有一个限度;我们不应该和无能为力的事情抗争;我们的航海设备太差,光靠几根拼凑起来的树干、一条毯子船帆和一根木棒桅杆,我们是不可能顶着大风完成一千两百多英里的航程的。我们无法驾驶木筏,我们只是风暴掌中的玩物,再渡一次海是不可能的,这样做是疯子的举动!”

        我列举着这一系列不可辩驳的理由,滔滔不绝地讲了十分钟;可这只是 因为教授没有注意听的缘故,我的话他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上木筏! ”他叫道。

           这就是他的回答。我无论是恳求还是生气,这一切都是徒劳,教授的意 志坚如磐石,我撞得头破血流。

给舅舅打电话。

 “阿克赛尔,”教授极其平静地回答说,“情况几乎令人绝望,可是我们 还有生存的机会,而我考虑的正是这些机会。如果说我们随时都可能死去, 那么也随时都可能获救。所以我们要有能力利用一切小小的活命机会。”

        “我们应该怎么办?”

        “吃东西,恢复体力。”

        听到这些话,我惊恐地看着叔叔。我最后还是说出了我不愿说的话: “吃东西? ”我重复道。

         “对,马上。”

         …

“我说,”他说,“我们应该作出决定。”

         “作出决定?”我问。

          “对。必须恢复我们的体力。如果我们为了多活几个小时而节省着吃 这些剩下的食物,那么我们就会永远处于虚弱的状态,一直到死。”

          “对,一直到死,这时刻已经不远了。”

           “如果我们因为饥饿而变得虚弱,那么万一有逃生的机会,万一需要我 们行动的时候,我们的力量从哪儿来呢?”

       “可是,叔叔,吃了这块肉之后,我们还有什么食物剩下?”

        “没有了,阿克赛尔,什么都没有了。可是你看着它,它就会变得多起来 吗?你的想法就像是一个优柔寡断、缺乏毅力的人。

       “难道你不绝望吗? ”我恼怒地叫道。

          “不! ”教授坚定地回答。

        “什么!你还相信有逃生的机会?”

        “对! 一定有!我认为一个有毅力的人,只要他的心脏还在跳、肌肉还 在动,那么他就不会绝望。”

        多么豪迈的话!此时此地能说出这种话的人一定有着超乎寻常的坚强 意志。

       “那么,”我说,“你到底打算干什么?”

       “把剩下的食物全部吃掉,恢复已经失去的体力。这将是我们的最后一 顿饭,就让它是最后一顿吧!可至少我们将重新成为男子汉,而不会再是奄 奄一’息。

         “好吧!那我们就吃吧!”我叫道。

           叔叔拿出没有掉进大海的肉和饼干,把它们平均分成三份,发给大家。 每个人大概得到一磅左右的食物。教授贪婪地吃着,显得十分兴奋;我虽然 很饿,却不觉得好吃,几乎还有点恶心;汉斯很平静,也很有节制,他无声地 小口咀嚼着,安详地品尝着食物的美味,仿佛对未来的危险无动于衷。经过 仔细搜寻,他找到半壶刺柏子酒,于是就拿给我们喝;这种有益健康的甜酒 使我稍微振作了一些。

       “好喝极了! ”轮到汉斯喝的时候,他用丹麦语说。

        “好喝极了!”叔叔也跟着说了一句。

继续打电话。

        在这部小说中,儒尔•凡尔纳不仅向人们讲述了一个科幻故事,而且以 自己独特的方式,表明了他在一场贯穿整个十九世纪的重大科学争论中所 持的立场。众所周知,当时的生物学界在对于世界的看法上存在着两种截 然不同的观点,一种是生物不变论,另一种是生物进化论。前者鼓吹地球上的生物从被创造的那一天起就是一成不变的;后者则认为所有生物都会在进化过程中发生演变Q这种观点上的对立,实际上是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的对立、是愚昧和科学的对立、是落后和进步的对立。尽管当时许多考古学的最新发现遭到了不变论鼓吹者的污蔑、打击和诽镑,但是儒尔•凡尔纳仍 然勇敢坚定地把这些发现写进了他的《地心游记》里,为读者描绘了 一幅生物演化过程图,有力地传播了真理,支持了科学。

这段译序简直是愚昧的代表。凭什么说生物不变论就是愚蠢的?它只是暂时证据没有生物进化论多,并不代表它不正确。所有科学都需要做好被检验的勇气,生物进化论也是一样。

这里面的原因并不难理解。新增的阅读人口绝大部分是中下等阶层,限于家庭出 身、生活环境、知识水平和审美趣味,他们 偏爱的当然不是需要深厚学养和仔细推敲方 能理解和欣赏的诗歌,轻松易读、可以满足 好奇心的小说,尤其那些有关犯罪和暴力的 小说,才是他们首选的读物。而主要购买力 量来自中下等阶层的市场环境,则反过来决 定或者说至少影晌了维多利亚小说的主要特 征。

        维多利亚小说的主要特征有如下几个: 首先,就人物角色而言,主角不再是高高在 上的皇亲国戚或者雄霸一方的贵族士绅,而 是奔波劳碌的贩夫走卒或者命运多舛的乡间 农夫;其次,在背景设定方面,故事通常不 再发生于古代或者某个虚构的空间,而是同 时代某个真实存在的地方,尤其是当时世界 首屈一指的大都会伦敦;再者,叙事情节不 再追求耸人听闻或怪诞离奇,而是偏重入情入理,对各种器物的描写也细致入微,旨在 让读者觉得和现实生活所去不远;最后,维 多利亚小说往往帯有强烈的文以载道、匡扶 道德的色彩,那些作者热衷于告诉读者,男 主角或女主角也许出身贫寒,历经挫折,但 终将得到圆满的结局,而这一切归根到底是 因为其拥有高尚的情操和正直的人品,又或 者是因为其对上帝有着虔诚的信仰。当时及 后世的评论家将无数维多利亚小说所共同呈 现出来的这些特征统称为现实主义。

         现实主义小说狂飙突进数十载,至19 世纪末期已然疲态毕现,慢慢走进了庸俗的 死胡同。这主要是因为,相对于早期荒诞不 经的哥特小说(如《弗兰肯斯坦》)、天马行 空的演义小说(如《艾凡赫》)和桑间濮上 的爱情小说(如《傲慢与偏见》),描绘引车 卖浆者流生活的故事无疑有着革命性的突 破,但这种促使其大获成功、备受欢迎的新 颖手法,经过众多良莠不齐的作家反复运用 长达半个世纪之后,变成了多少有点惹人生 厌的陈腔滥调。

插段狄更斯《雾都孤儿》译序。糟糕的历史第三季第四集那首歌很好听!

  果真,我手里拿的是我的著作《海底世界》,我自己还没有意识到。我合上书本, 又踱起步来。尼德和龚赛伊站起身来想退出 去。

机智如凡尔纳

       兴许能吧!无论如何,鹦鹉螺号将会进 行尝试。果然,我感觉到了,它采取了冲角 向上、尾部朝下的姿势。采取这种姿势,只 要调动一下储水舱里的水就行了。然后,在 它那大功率的螺旋桨的推动下,鹦鹉螺号犹 如一个力大无比的撞墙锤,向上面的冰层冲 去。它渐渐地顶裂了冰层,然后退回来再全速向冰层冲去,一点一点地把冰层撞穿。最 后,鹦鹉螺号猛力一冲,终于冲破了冰层, 凭借自己的重量压碎了冰层。

         舱盖打开了,可以说是被顶开的。于 是,纯净的空气涌入了鹦鹉螺号的每一个角 落。

我也这样是这样想得!

          凡尔纳的一生其实平淡无奇,他不慕虚名,长年住在外省,仅在美国呆过一个星期,在气球上坐过二十四分钟。他从小养成 非凡的想像力,常年阅读图书资料而成为一 个知识渊博的学者,并且积极进取、刻苦勤 奋,这些都是他获得成功的重要原因。他是 在不断的写作中度过一生的。在晚年健康状 况恶化的情况下,他依然笔耕不辍,直到 1905年3月24日去世时,还留下了五部打 字的小说稿。“伟大来自平凡,天才出于勤 奋”,凡尔纳的一生正是这两句话的最生动 的写照。

译序,”长年住在外省”那句话真是笑死我了( ఠൠఠ )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