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书籍杂烩

忘了是不是这本书了,似乎是《世界又热又平又挤有冷又扁又凸又黑又圆又绿又涨又远又响》还是《思考快与慢》还是其它什么书了233
     
       从1864年开始,银行家们可以世世代代享用国债利息这一美餐。仅仅是在于政府直接发行货币还是政府发行债券而银行发行货币这一点看似不起的差别,就造成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不公平。人民被迫向银行家间接缴税,为本是他们血汗劳动所创造的财富和货币!
       到目前为止,中国是世界上仅存的为数不多的由政府直接发行货馳鞔 政府和人民为此而节省下来的巨额利息开支是中国能够高速长期发展不可 的重要因素。如果有人提出要学习外国的“先进经验”,人民银行必须用政府国债作为抵押来发行人民币,中国人民就需要当心了。
貌似美国人民的国债还是政府赤字永远也还不清,因为一旦还清,那么美元也就将在市场上消失。万恶银行家。这段经济历史还是非常精彩,林肯为了国家和人民被迫向国际银行家妥协。

       美国的南北战争,从根本上看,是国际金融势力及其代理人与美国政府激烈争夺美国国家货币发行权和货币政策的利益之争。在南北战争前后的多年 时间里,双方在美国中央银行系统的建立这个金融制高点上进行反复的殊死搏斗,前后共有7位美国总统因此被刺杀,多位国会议员丧命。直至1913年,美国联邦储备银行系统的成立,最终标志着国际银行家取得了决定性别。

        诚如俾斯麦所言:
        林肯的死是基督徒世界的重大损失。美国可能没人能够沿着他伟大的足迹前行,而银行家们将会重新掌握那些富有的人。

商学院的同鞋们的大神——索罗斯,在08年金融危机时大言不惭地说:我正在给学生编教材,没时间去管别的。

       德国银行家血洗中产阶级的储蓄,使大量社会主流人士一夜之间沦为赤贫, 从而奠定了日后纳粹上台的群众基础,并深深种下了德国人对犹太银行家仇恨 的种子。比起1870年普法战争失败后法国的境遇,德国人民所遭受的苦难要深 重得多,下一场更为惨烈的世界大战的所有诱因已在1923年全部到位了。

          当德国人的财富被搜刮得差不多了,德国的马克也该稳定下来了。在国际 银行家们的调度之下,美国人民的黄金成了稳定德国货币的救生圈。
第二步棋轮到英国银行家大展拳脚了。由于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職后 德国潜艇在大西洋的频繁袭击,英国运送黄金的船只无法出港,导致了英格兰 银行不得不宣布暂时停止黄金兑换,英镑的金本位已名存实亡。

           1924年,后来名震英伦的丘吉尔就任英国财政大臣。对金融事务完全没有 感觉的丘吉尔在伦敦银行家的鼓噪之下准备恢复金本位,理由是必须捍卫英镑 在世界金融领域绝对的权威地位。1925年5月13日,英国通过了《金本位法》 (Gold Standard Act)。当时英国的国力经过战争的剧烈消耗早已严重受损,其经 济实力已远逊于新兴的美国,甚至在欧洲也已不是一家独大的局面,强行恢复 金本位势必导致英镑坚挺,严重打击本已日益丧失竞争力的英国出口贸易。

可惜金本位没了,世界在纸币世界中价格大幅波动,如果有金本位的话,世界或许能更加贫富均匀一点吧?

      亨利·摩根索在“黑色星期儿”(1929年10月29日)前几天匆匆赶到银行家信托公司,命令他的公司三天之内卖掉总价值达6000万美元的所有股票而转持国债。他的手下困惑不已,建议他在几个星期的时间里逐步清仓,这样至少能多赚500万美元。亨利·摩根索勃然大怒,冲着手下怒吼:“我到这里来不是和你讨论的!照我说的去做!”

资本主义不好,但社会主义到目前为止还是探索失败了,逐渐转向资本主义。真正的社会主义也许是太过理想而不能实现吧,虽然我国现在实施的社会主义有点侮辱了社会主义这个词,官僚作风盛行,但科学会发展,谁说社会结构就不会发展呢?希望《美丽新世界》那天不要到来。

 

  这些文件显示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多达111项秘密条款,其中包括出售受援国的核心资产:自来水,电力,天然气,铁路、电信、石油、银行等;受援国必须采取具有极端破破坏性的性的经济措施;在瑞士银行里为受援国的政治家开设银行账户,秘密支付数十亿美元作为回报。如果这些受援国的政治家拒绝这些条件,他们休想再国际金融市场借到紧急贷款。这就是为什么国际银行家最近对中国向第三世界国家提供_到紧急 款愤怒异常的原因,因为中国为这些走投无路的国家提供了无附加条件贷款。

       斯蒂格利茨透露,所有的国家都有同一类药方等着它们:~

       第一服药:私有化。更准确地说是“贿赂化”。受援国领导人只要同意贱价出让国有资产,他们将得到10%的佣金,全部付到其在瑞士银行的秘密账户上。
用斯蒂格利茨的话说“你会看到他们的眼睛瞪大了”,那将是数十亿美元的巨款。当1995年历史上最大的贿赂发生在俄罗斯私有化过程中时,“美晒政部认 为这好极了,因为我们需要叶利钦当选。我们不在乎这是否是一场腐败的选举。 我们希望钱涌到叶利钦那里”。

       斯蒂格利茨并非是一名阴谋论者,他只是一位正直的学者,当他看到由于空前的腐败造成俄罗斯经济产出几乎下降一半,全国陷入严重衰退时,怍为经济学家,良知和正义感使他对世界银行和美国财政部的卑劣伎俩非常不满。

        第二服药:资本市场自由化。从理论上讲,资本自由化意味着资本自由地 流人和流出。可是亚洲金融风暴和巴西金融危机的实际情况是,资本自由流人 来爆炒房地产、股市和汇市。在危机来临之际,资本只是自由地流出,再流出’ 被斯蒂格利茨称为“热钱”的投机资本总是最先逃跑,受灾国的外汇储备在几

又没截完233

   2004年出版的《一个经济杀手的自白》(Confessions of an Economic Hit Man)则从实践者的角度,为斯蒂格利茨的观点加上了精彩的脚注。

话说我也是玩了文明5才发现经济力量这么强大,尽管文明5里面的经济就一鸡肋,骗奢侈骗宣骗回合金,玩家1的杀器。

         每当有人问埃默里•洛文斯他究竟是乐观主义者还是悲观主义者时,他喜欢这么说:“我既不是乐观主义者,也不是悲观主义者,因为它们都只是不同形式的宿命论,把未来视为命运决定,而不是个人选择,进而推卸责任。我相信将希望付诸实践的努力。”

嗯哼

      “地上的垃圾有两个父母——丢弃它的人和路过不理睬它的人。”还有最后这句“我生来是 个共和党人,但选择成为民主党人——而现在我一个都不是,因为我没时间。”

嗯哼哼

     随着美国逐渐成为少数族裔人口占人口多数的国家,这也是我 们一起生活、共同繁荣的唯一模式。但是对所有人来说,每天都是学习过程。20世纪60年代我上学的时候,圣路易斯公园中学全是白人。时任中学校长的莱斯.博 克评论道:“1985年我们有5个黑人学生,而现在40%的学生有色人种。这是一个困难的过渡期。曾经有个非白人的家长找我,并指责我说,他们的孩子成绩不好,是我们的种族主义所致。现在轻松多了,现在没有主流文化。主流文化就是包容。”

         再重复一遍,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关于追逐、掌握、失去和重建那个难以捉摸的、叫作信任的东西。博克补充道:“几乎所有的投诉都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的,

         但我从来不用电子邮件回复。我总是会打电话,然后面对面地谈一谈,把我的手机号码给他们。他们的父母对此也非常震惊,因为他们也非常希望和一个人说话, 但这几乎从未发生过。我给他们回电话时,他们几乎总是大吃一惊。在他们信任我之前,我先将信任传递给了他们。”

罗马帝国的多神教兼并包容,然后繁荣富强。犹太人只相信自己的一神教,结果到处被排挤。纳粹和苏维埃相信种族清洗,最后都没了,美国和巴西是个人种大熔炉,发展得好好的。希望我们中国能够一直不放弃56个民族是一家。

         圣路易斯公园中学助理校长说道:“人们期待我们承担风险并进行创新,而且如果失败了,我们也将调整思路并重新开始,相互指责不是这里文化的一部分。你的背后有整个社区的支持。我们设立了全別第一批西班牙语教育项目。社区期望你敢为天下先,而且不要等着看其他人做什么。那就不是圣路易斯公园了。我们也会犯错,但社区期待我们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我下次要去吃大闸蟹!鸡肉味,嘎嘣脆!

   计算机给人类能力带来质的飞跃,真是让人越想越觉得有戏剧性。对于未来中潜在着的环境变化,人们的反应确实有点过敏。火箭现在还只能到达月球,但很多人已经开始忙着准备应对在银河系间航行可能遇到的种种情况了。

突然想到判断未来科技走向的一个好方法。地球上生物能做到,我们终有一日也能做到,而且肯定比他们做得更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