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的编辑

 卓越的美国编辑珀金斯。看到了行业顶尖人物的工作。

       另一条珀金斯信服的布劳内尔格言是,出任何书,最糟糕的出版理由 是它像其他书,无论作者多么无意,“一本模仿别人的书永远低人一 等”。有时候,一本二流的书稿因为具有某些不寻常的特色而令编辑 部下不了决心退稿。布劳内尔就会说:“我们不可能什么书都出。让 别人去体验它的失败吧。”就这样结束了争论。

        布劳内尔总是为被他退稿的作者考虑得很周到。每当一本有潜力 的书被退稿,总是由布劳内尔来写一封深表同情的退稿信。珀金斯很敬佩这种富有人情味的退稿方式,视之为一门艺术。有一封退稿信写得太感人了,以至于作者又把书稿寄回来,并在信的边上写道:“那 您为何不出版它呢?”

嗯哼哼

    (珀金斯去世后)“所幸,”斯克里伯纳告诉海明威,“他们之中最优秀的作着都决定,现在继续写作,尽力写好是他们的责任,因为那是麦克斯所期望的。”那一年失去了好几位朋友的海明威对克里伯纳说,看起来“天国之父也许是在摊出底牌”:五年之后,他把《老人与海》题献给珀金斯,以表对他的敬意。

海明威还当过游击队队长。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