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简史&进化

        汤,通常是番茄汤,之后是海豹肉或企 鹅肉,每周两次改吃新西兰羊肉,加上罐头 蔬菜,这就是我们的主食。餐后有布丁。我 们暍莱姆汁和水,有时水中含有怪怪的企鹅 味,因为水是米自山坡上的冰。《生命简史》

企鹅的味道我知道!

        我们的工具包括地质锤和手持放大镜。地质锤坚硬无比,怎么 敲也不会坏;放大镜可以近距离地观察化石。有时候,化石会耵着 我们看,比如某种三叶虫,它们长有最古老的眼睛——向外鼓出的 复眼,有的像蜻蜓的眼睛那么大,而且还有无数多边形的小眼睛。 我们彼此注视,相隔数亿年,无论对于我们还是三叶虫来说,都是 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我实在找不到更好的表达方式了。《生命简史》。

相隔数亿年的注视。

        “原始号”带来了寄给我们的信件,这是我们传递消息的唯一 途径。在北纬80度,坐在“怀伯尔”外面读来自英国田园维尔特 郡的家信有种恍惚的感觉。猫咪死了,可怜的小家伙;妹妹上大学 了; 一群麻雀在茅草屋顶上安了家。船员给我讲了其他探险队员的 进展,绘图的去了南边,地球物理学家进了内陆。他们是真正的汉 子,和哈士奇一起拖着雪橇在冰原上前进。他们是唯一吃光所有麦 片粥的科学家。我猜他们为了获得更多的热量,可能连包装盒也吃了。

吃什么?怎么吃?好吃吗?

         这里(澳洲)的野狗一定够强壮,可以和早期的蓝藻细菌媲美。每一种 内陆的生物都是幸存者:大树可以忍受干旱也可以容忍大火;袋鼠 可以在干草地上生活;粉红凤头鹦鹉也被杜撰出了坚韧的特性。我 在澳大利亚内陆听到的第一个笑话是这样说的:有人问怎么烹饪粉 红凤头鹦鹉,哦,先拔掉它的毛,然后把它放进铁罐里,压上砖 头,加人胡椒和盐,煮啊煮,直到砖头软了,你就可以用叉子试扩 了。结果,你把凤头鹦鹉扔到一边,叉起砖头吃了……

        在许多岩石剖面上,这段时间的 岩石记录正好缺失:你可以看到这之前和这之后的记录——就是没有灭绝发生期间的。这就好比侦探小说丢了几页:这一刻他活着,下一刻他死了,但是描写罪犯特征和犯罪证据的关键情节不见了。

        统治陆地的爬行动物衰落之后,沉默了 1亿年的恒温哺乳动物 终于觉醒了。大约在三叠纪,就在恐龙等爬行动物出现的同时,数 纛众多的似哺乳类爬行动物进化出一群新的生物。它们像大户人家的穷亲戚一样,在大庄园的外围艰难度日,除非大家族后继无人, 否则它们没有机会获得自己的土地。可以想象,当蜥脚类恐龙闷雷 似的脚步声响起的时候,它们在苏铁树林里颤动敏感毛发瑟瑟发 抖;夜幕降临之后,它们急匆匆地跑出去抢食爬行动物大餐后的残 羹冷炙。

        1974年,唐纳德•约翰逊(Donaldjohanson)和汤姆.格雷在埃塞俄比亚的哈达尔把她的遗骨一块一块地收集上的 起来。约翰逊回f乙说,11月30日清晨他醒来的时候,有某种20世纪70年代初常说的“好运临头”的感觉,美滋滋的。他和汤姆一整天在旱坡上,爬上爬下地捡哺乳动物的骨头——除了人类的什么都有。傍晚,他们决定再走一段就收工——几乎就在那时,他们看见一根肢骨。很快,约翰逊找到一小块头骨,周围散落着很多碎骨,而且看起来同属一个身体,太不可思议了!光线越来越昏暗,人类学家的梦想越来越真实——找到早期人科动物连在一起的骨骼 化石!他们—夜无眠,喝酒庆祝,努力把兴奋的肾上腺素转移到讨论和梦想中去。约翰逊告诉我们当时录音机反复播放着《缀满钻石的天空中的露西》,所以到了第二天早上,他们笔记本上的标注由 “AL288_I” 变成 了 “露西”。

        寿司海藻的学名是porpbyra(紫菜)。[这和我在第6章里写到 的卜啉症(porbyria)不是一个东西。]“Zobellia”(海洋细菌) 和“Porphyra”这两个名字都很好听,适合当女孩的名字。

佩服佩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