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兰特船长的女儿

那其中就有一位名叫伊 萨克•雷迈尔的商人。这个人很聪明,而且 受过教育,他出资组织了一次远征航行,船 只由他的侄子雅各布•雷迈尔和原籍合恩的 优秀水手休滕担任指挥。那些大胆的航海家 在1615年6月启程,比麦哲伦晚了将近一个 世纪。他们在火地岛和埃斯塔多斯岛之间发 现了雷迈尔海峡,1616年2月12日,他们绕 过了那著名的合恩角。合恩角比它的兄弟角 好望角更险要,真可算是名副其实的风暴 角!”

         “对,是那么回事,我真该去那里!”小 罗伯特嚷道。

        “你要是去过那里,你早就领略了最惊 心动魄的滋味了,我的孩子。”帕噶乃尔越 说越起劲。“其实,一个航海家能够把自己 的发现一个一个标在当地的地图上,普天下 还有比这更实在的满足,更真切的快乐吗? 航海家眼看着一片片陆地在他的视线里形 成,一个岛屿接着一个岛屿,一个岬角接着 一个岬角,都可以说是从波涛的怀抱里冒出 来的!起初,画出的界线是模糊的,零零碎 碎,断断续续!这里一块寂寥的荒地,那里 一个孤独的小海湾,更远一点是一望无际的 大海湾。后来,那些发现互相补充,地图上的线连接起来,一个个的点也连成了线,众 多的小海湾最终连成了凹形海岸,一个个岬 角也有了确切的海岸作为依靠。末了,航海 家们看见的是新陆地,陆地上有湖泊,有江 河,有山岳,有峡谷和平原,有村庄,有城 镇,还有首府,这样的陆地展现在地球上, 何等灿烂辉煌!啊!朋友们,陆地的发现者 是真正的发明家呀!他们和发明家一样激 动,一样惊喜!可惜现在这个富矿几乎开采 殆尽了!新陆地也好,新大陆也好,哪儿都 见过了,哪儿都发现了,什么都发明了。我 们这些地理学科的后来者再也无事可干了!”

给我也整一个呗

        “一条溪流没有名字,”他常说,“就等 于它没有身份证。从地理学法规的角度看, 它就不存在。”

        因此,他毫不拘束地任意给那些无名的 溪流取名字,而且把他取的名字写在地图 上,他甚至给每个名字冠上最响亮的西班牙 形容词。

        “多美妙的语言呀!”他赞叹道,“多么 丰满晌亮的语言!简直是金属铸成的语言, 我敢肯定,这个语言有七成八是铜,二成二 是锡,就像铸钟的青铜一样!”

         …

         如果说,少校哪怕在生活中烦恼缠身时 也能保持平静,帕噶乃尔却恰恰相反,他对 命运的捉弄总是气冲牛斗。他诅咒蚊子和热 帯蚊虫,很后悔没有帯上弱酸水,这种水可 以缓解蚊虫叮咬引起的灼痛感。尽管少校试 图安慰他,对他说,博物学家认为世界上有 三十万种昆虫,他们也就同其中的两种在打 交道,这应该算是幸运的。

666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