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两万里

         凶猛的大鳘鱼甩动着有力的尾鳍,朝采珠人直扑过来。采珠入往 旁边一闪,躲开了鲨鱼的大口,但却未能躲过它的尾巴。鲨鱼尾&猛 力地扫到他的胸部,他一下子便倒了下去。

        这场面只是瞬间的事。鲨鱼掉转头来,翻转身子,正准备把采殊 人拦腰咬断。突然间,我便觉得蹲在我身旁的尼摩艇长霍地站直身子,举起匕首,朝那大怪物直扑过去,与它展开了顽强的搏斗。

         正欲咬死不幸的采珠人的鲨鱼,突然发现冒出个新的对手,便翻 过身子,迅速地冲着尼摩艇长扑上来。

         我现在都还记得尼摩艇长那勃发的英姿。他立即俯飞身体,以无 比的沉着镇静等待着那头朝他猛扑过来的可怕的大鲨鱼。

打电话

         “那倒是,不过,:那些可怜的采珠人无法在水下待得太久。英国人 珀西瓦尔®在锡兰旅行时所记的日记中提及一个名叫卡费尔的人说 他能够在水下一口气憋上5分钟,但我却不怎么相信。我知道有些潜 水者能在水下坚持57秒,最优秀的可坚持到87秒,但这样的潜水者 为数很少,而且,这些不幸的人回到船上之后,便从鼻子和耳朵往外 冒血水。我认为采珠人能够在水下待的时间平均约为30秒,他们就在 这短短的30秒的时间里,把釆到的珍珠母急急忙忙地装进小网袋里, 赶紧浮出水面。这些采珠人一般都活不了多大岁数,他们视力衰退, 眼底出血,身上满是伤疤,尤为严重的是,还常常会在水下中风。”

哦?

        雅克•帕噶乃尔讲故事大获成功。人人都对故事赞赏有加,但个个都坚持自己的看法。因此,这位学者得到的是一般讨论通常 得到的结果,那就是没有说服任何人。不过,大家还是在下面这一点上达到了共识: 应当逆来顺受;没有宫殿,没有茅屋,就必 须满足于栖身树上。

对,对,对,好,好,好,我都懂了。

          “我担心的倒不是风暴,而是伴随风暴 的暴雨,”格雷那万又说,“我们肯定会被淋 到骨髓里。不管您怎么说,帕噶乃尔,人有 了鸟巢总是不够的,您马上就会明白这一点,这可对您不利呀。”

         “噢!我会达观对待的!”学者答道。

       “达观,再达观也保不住要挨淋!”

     “是保不住要挨淋,但达观让人心里温暖。”

嗯哼哼

        “什么事不是您能控制的?”

       “我一方面快乐,另一方面又绝望。”

       “您既快乐又绝望?”

       “是的,去新西兰让我既快乐又绝望。”

       “是不是您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 ”约 翰•曼格斯忙问,“是不是您又抓住了失掉 的线索?”

         “不是,我的朋友!俗话说,‘去新西兰 则有去无回’!但是,毕竟……总之,您也知道人的本性:只要有一口气就心存希望! 我的座右铭正是‘一息尚存,希望不灭’。 这是世界上最美的格言之一!”

嗯哼哼哈

他们一直登上峰 顶,然后又开始寻找新的通道。第二天,维 特孔伯和鲁帕又累又冷,精疲力竭,不得不 在海拔四千英尺高的厚厚的雪上宿营。他们 在山里和谷底转了一个星期,山壁陡峭,不 可能有任何出路。他们常常没有火烤,有时 甚至没有干粮,随身帯的糖化成了糖水,饼 干成了面糊,衣服和铺盖都是湿淋淋的,还 被虫咬了很多洞。他们有时一天能走三英 里,有时一天还走不到两百码。4月29日, 他们终于看到一座毛利人的茅屋,还在一个 园子里拿到几把土豆,两个朋友分着吃了, 这是他们一起分享的最后一餐。当晚,他们 到了离塔拉马考河入海处不远的海岸。他们 必须到河的右岸,然后向北往格雷河走。塔 拉马考河又宽又深。鲁帕找了一个小时,找 到两只破损的小划子,他尽可能作了修补, 然后把两只划子拴在一起。傍晚时分,两个 朋友上了划子,可是刚到河中间,划子就灌 进了水。维特孔伯跳进河里,往回向左岸 游。鲁帕不会游泳,只好牢牢抓住划子,这 倒救了他的命,当然他也受了不少惊吓。他 被水流推向岩礁。第一个浪头把他沉入海 底,第二个浪头又把他抛到海面,撞在岩石 上。晚上到了,那是最黑的一夜。

好喜欢这样的日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