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五一武汉两日游

五月一号

去火车站,长沙有长沙站和长沙南站,订的是长沙站的普通火车。可出发前越想越不对劲,究竟要去哪个站呢?看了看地图,不对啊,长沙南站的铁路线是南北走向,而长沙站的铁路线是西北-东南走向,似乎到不了武汉。根据全忘光的初中地理知识,我要是去长沙站,会不会南辕北辙?对,不要迷信权威,肯定是打印错了,为了验证我的新发现,我特地早早出发,折腾两个小时,到了长沙南站,发现那边的站台都是高铁动车,警察叔叔边玩手机边告诉我说,车票上写着什么你就去哪儿。于是我又折腾两个小时到了长沙火车站。这次折腾的另一收获是我发现我的长沙湘行一卡通可能更喜欢长沙南站吧,要不然为啥我出了长沙南站,它就不见了呢?

长沙火车站很古老,由于价格比高铁便宜,所以也是很多中年人与老年人的选择。古老的建筑和老人交相辉映。

由于出发前太得瑟,所以出发前几天才买票。只买到站票。不过没关系,多站一会儿也没关系。到了车上发现居然人很少。于是我就顺理成章坐下了。后来才发现,买了这趟火车坐票的人,大多都在长沙下了车,然后到橘子洲站着去了,站了估计还不止一晚上。

拿出在西伯利亚森林中,作者说边旅游边看书什么的最棒了。作者还说你做某件事时,看着和你目前这种事完全相反的书,非常爽。嗯哼,我要去武汉,却看着西伯利亚旅游日记,如果再听听五百英里,那真是。

旁边坐了一小姐姐,她也是去武汉旅游滴,也带了一本叫啥 似乎是搞怪艺术大师介绍。我想起来搞怪介绍作家的一本书叫笔误。我俩友好地会晤,交谈,就这些我大部分都不认识的画交换了看法,当然主要还是她的看法,略微促进全体人类对艺术的认识。以及如何为武汉旅游业的发展做出少许贡献。随着火车到了武汉,这次会议也取得了圆满成功。我觉得海星。

然后武汉公交。武汉公交的语音提示比长沙的更加低沉,更加没有感情。是不是武汉太大,人太多,所以语音提示都播报烦了,最后也就麻木了呢?这可得好好研究一下。

半夜骑单车,发现一个禁止通行告示牌和和一个太阳能电池板遥遥相对,告示牌望着电池板高傲的头颅,大概牛郎就是这么看织女的吧。要不然为什么整条街电灯泡都亮了呢?嗯,我懂我懂。

五月二号

武汉知道我要来,所以给我开了四天太阳。我摇摇摆摆早上四点去湖边看日出,等到五点,太阳没等到,等到一堆蚊子。不过大自然为了我的旅途愉快,还是出手帮了我一下-把一堆蜘蛛网砸我脸上。好吧,至少你的出发点还是好的。

在湖边一边听大自然的小鸟唱歌,一边听英法混血的女歌手小鸟唱歌。

然后一块六剽了一个小时公交车去古德寺庙。我觉得公交车真是游览一个城市的最好方式。

公交车过了一段毫无意义的高架桥,因为高架桥下面有段既不堵车也不分叉的路。武汉要举行军运会了。

古德寺庙里有群咕咕咕咕,以及阿拉伯风格的建筑。拜佛祖时可以用了微信支付宝给功德箱子捐钱了,这究竟是进步还是退步呢?或许是我想多了?之前看到街上的乞丐,很想帮他,可我没现金,他没支付宝微信,只能干瞪眼。佛祖说的西方极乐世界,会不会就是互联网虚拟世界?佛祖会更喜欢quora还是reddit呢?还是会说,互联网乃身外之物呢?

然后又坐车到汉口租界地带,以及湖北省科技馆。古德寺庙的佛祖给了我力量,让我坚持排完了半个小时的队伍。总之这儿非常棒,以前只在图片上看见,现在终于看到活的了。

然后是大名鼎鼎的江汉关博物馆。非常棒!难以用任何语言表达。和铜人拍照必不可少。

其实到这儿我手机都快没电了。有人说乐观者看到杯子还有一半水时会说,哇塞,居然还有半杯水!我的一个朋友说,应该与时俱进了,乐观者看到手机还有一半电时会并不着急去找插座。

如果神厨小福贵和小飞蝶都有手机的话,他们也不必最后永远失去联系了。

晚上在太空舱玩卡牌游戏《月圆之夜》,药剂师小红帽特别帅!

五月三号

继续精神饱满赶到黄鹤楼景点。桥下有一卖新中国刚成立时主要领导人合照的,几百不卖,有人愿意出三千买下。照片真假难以考证,而且估计卖主家里还有几十张也说不定。

刚好景区内有小游戏,用门票抽一张卡,到卡上地方拍照后即可抽奖。我并不打算拍照,于是,一张白嫖来的卡片到手。而且,奇石馆里那块大石头摸起来很柔滑凉爽,犹如。

接下来辛亥革命博物馆, 站在窗户外面偷看人物雕塑,真的好像在窥探历史的奥秘。3D的小皇帝,和坐后面的2D慈禧,请接受我一偷窥。

然后湖北省博物馆。越王勾践剑下真是满是人。有人还对着图示说明拍照。我在想,这些信息到互联网上一搜全有,为何不多去看看实物呢?

顺便去了隔壁湖北省美术馆。博物馆和美术馆这两货为什么要在一起呢?就像湖南省图书馆和湖南省大剧院在一起一样。这期间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而且,美术馆里的小姐姐也比博物馆里的好看。本来想去美术馆图书借阅处找《一点点北京》结果没找到。

然后去湖北省图书馆。先恭喜自己获得由自己颁发的”拍照拍得和没拍一样奖”。又找到一堆看起来很不错的书,可惜有些书kindle 上并没有。自己写了博客才发现别人的博客多么好,自己写了随笔才发现别人的随笔写得多么棒。看到一本《犹太人本来和你想得不一样》,这可比《犹太人的故事》这样的书名吸引人多了。

武汉大学逛一圈,凌波湖旁坐一下。武汉大学棒棒哒,除了让我在经过某座长桥时,发现桥上的人都是成对的情侣,除了我。

我得吐槽一下交通app。大武汉公交和高德地图给了我错误的信息,弄得我坐错公交,发现站点信息和手机软件上的信息对不上号,折腾了一个小时,最后打了的士回去。

坐的士发现的士一般只能搭载一个人,一旦有了人,其他人就很难拦下,因为鬼知道这两个人的目的地相差多远。但要是恰好两个人目的地是一样的话怎么办?但的士司机不可能每次都问第二个人,第二个人也没法询问每个司机。但是,直接在车顶灯打出来不就行了?这样司机语音输入一下,第二个人也能方便看到。但要是目的地不完全一样但很相近呢?

回去路上发现有个宾馆居然叫“随缘住宿”,于是我随缘拍了张照。话说,我在长沙还看到叫“空白电脑城”和“陈氏面瘫”,后者是不是专门治“陈式太极拳”?我露出来了一个“武汉式微笑”。

五月四号

回长沙,体验了一把真正的站票。火车上玩我的孩子生命之泉,主角坐火车,我也坐火车。于是我想到了,他是皇帝,朕也是皇帝。

又到了长沙地铁。地铁站里禁止通行的看不见的地方,会不会是妖魔鬼怪都住在那儿的虚无空间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