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威尔散文集

动物庄园和1984的作者!未来不仅是科技会发展,政治制度也会发展!未来科幻小说很多,但未来政治小说却很少!总之奥威尔大神。我觉得奥威尔除了《动物农庄》外,他的散文集其实要比小说好看很多。

可我又环视了跟着我来的人群。人很多,至少有两千人,而且人数还在不断增加。人群挤满了马路两边。花花绿绿衣服上面,有着一张张因这件趣事而开心和激动的黄色面孔。他们都觉得我会射杀大象,就像看魔术师变戏法一样看着我。他们并不喜欢我,但拿着那把神奇步枪的我暂时还值得他们一看。我突然觉得自己最终还得射杀大象。他们期待我那样做,我非做不可。我能感受到两千人的意志在强迫我那样做,这让我无法抵抗。就在我手握步枪站着那儿的时候,我第一次理解到白人在东方统治的空洞与徒劳。我这个握着步枪的白人,站在一群没有武装的土著前面,看似是主角,实则只是个滑稽的傀儡,被身后这群黄面孔左右。此刻我意识到,白人的专制摧毁的正是他自己的自由。他成了空虚无力、装腔作势的傀儡,这已经成为白人老爷2的固有形象。因为他统治的前提条件就是要终生镇住“土著”,所以在关键时刻他就必须按“土著”的期待行事。他戴着面具,脸孔也逐渐长得适合面具。我不得不射杀那头大象。派人去借枪时,我就表明了要射杀它。老爷做事就得有老爷的样子,他必须表现得坚决果断。我拿着步枪,身后跟着两千人来到这里,然后又临阵胆怯,就此罢手—不,这绝对不行。他们会嘲笑我;而我的一生,每个身处东方的白人的一生,都在漫长地挣扎着避免被伤害。

多数人的暴政,该怎么避免呢?就像《神们自己》,当绝大多数人都同意那些会毁灭他们的错误时,怎么让他们幡然醒悟呢?

我在公园里给一只羚羊喂食。

羚羊几乎是唯一—种在活着时看上去很好吃的动物。其实,看到羚羊的臀部及后腿,难免就会想起薄荷沙司。我喂的那只羚羊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因为它虽然接受我递给它的面包,但却明显不喜欢我。它迅速咬一小口面包,然后低头想要顶我,然后又快速地咬一口面包,又试图顶我。它或许在想,如果能把我顶开,面包应该还能悬在半空中。

嗯呵呵,奥威尔好多文章都好抑郁,不过这儿还好搞笑

和往常一样,狄更斯没能战胜自己的想象力。栩栩如生的细节描写实在太过精彩,不忍舍弃。在塑造比马格维奇更言行一致的角色时,狄更斯也容易倒在诱人的辞藻面前。例如,摩德斯通先生在每天早上给大卫·科波菲尔上完课后,都习惯出一道讨厌的算术题。题目开头总是这样:“假如我去干酪店买了四千块双料格洛斯特干酪,每块干酪四个半便士,那么我总共该付多少钱?”双层格洛斯特干酪,这又是典型的狄更斯式细节。但这种写法对摩德斯通来说过于人性化,他应该去买五千个钱匣子才对。这种细节只要出现,就会影响小说的整体性。当然,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狄更斯显然是一位重视局部胜过整体的作家。他的作品充满碎片和细节——建筑物破烂不堪,建筑上的石像装饰却美轮美奂。他最拿手的,就是刻画前后行为矛盾的角色。

我也战胜不了自己想象力,没法好好刷题咋办!不过我也并不打算战胜他,啊哈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