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波维尔家的苔丝

纯粹是觉得书名好听而且封面喜欢才看的,内容也非常不错。乡村的苔丝从小就傻白甜,结果导致了爱情悲剧。哈代的风景描写得好细腻,《无名的裘德》也是他写的,虽然我还没看过。

其实,就本质而言,那年轻的妻子和其他疾恶如仇的女人一样,对于利慕伊勒的那番赞美是当之无愧的,因为判断她的道德价值,不应该看她做了什么事,应该看她有什么意向。不过,当时没有哪个先知向他讲明这个道理,他自己也不够先知先觉,认识不到这一点另外,遇到这种时候,近在眼前的人总是要吃亏,因为他们的污点都要暴露无遗;而相距遥远、形体朦胧的人,却要受到敬重,因为距离把他们的污点化成了富有艺术魅力的美德。克莱尔只考虑苔丝缺少的一面,而忽略了她具备的一面,并且忘记了,有缺陷的人能胜过完美无缺的人。

我想不通为什么要把这段话摘录下来。只是有点感触,又说不出来。

她父亲还是害着那种说不清的什么病,像往常一样坐在椅子上。但是,苔丝回家后的第二天,他却显得异常快活。原来,他想出了一个合理的生活计划,苔丝问他是什么计划。

“俺在琢磨给英国这一带的古董收藏家每个人发一封信,”他说,“叫他们捐一笔款来养活俺。俺敢肯定,他们会觉得这件事很有浪漫色彩,很有艺术味道,而且完全合情合理。他们肯花那么多钱去保存古迹,去寻找人骨头什么的,他们要是知道有俺这样一个人,就一定会觉得活古董更有意思。最好有谁能挨门逐户地去告诉他们,说他们中间就有一个活古董,而他们却不把他当一回事!发现俺的是特林厄姆牧师假使他还活着,俺敢肯定,他早就办好这桩事了。

俺觉得海星。

母亲因为没有见到新娘子,依然觉得很失望克莱尔上次对苔丝的热烈称赞,把她做母亲的同情心都激发起来了,她几乎觉得拿撒勒①真能出好东西—塔尔勃塞牛奶场也能出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

①拿撒勒为耶稣居住地。据《圣经·新约·约翰福音》第一章第四十六节,“拿但业
对腓力说: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东西吗?”

哈代好能玩梗阿,很多句子都和圣经有关。这样是不是更吸引人呢?

他们一起走在山坡上,这时,安琪心里冒出了以前的看法:他那两个哥哥与他相比,不管具有多少优越条件,却都没见过真正的世面,也没法描绘真正的人生。也许,他们像许多人一样,观察的机会没有表现的机会多。除了他们自己一伙人所过的那种风平浪静的生活以外,他们对于其他各种复杂的势力,都没有足够的认识。他们看不出局部真理和普遍真理有什么区别;也不知道在牧师和学者的圈子里,人们在内部所说的话,与外部世界的思索大不相同。

所以说哈代很能观察人性吧,我也得学学

刚吃过早饭,牛奶房里就乱哄哄地闹开了。搅乳器还在照常运转但却搅不出黄油来。每当出现这种情况,牛奶场便瘫痪了。大圆桶里的牛奶在稀里咕噜地响,可始终没出现大家期待的那种声音。克里克老板和老板娘,住在场里的女工苔丝、玛丽安、雷蒂·普里德尔、伊兹·休特,住在场外农舍里的已婚女工,还有克莱尔先生、乔纳森·凯尔、老德博拉,以及其他男工,都站在旁边,束手无策地盯着搅乳器,外面赶马的小伙计把眼睛瞪得像月亮一般圆,表明他知道事情不妙。就连那匹没精打采的马,每次绕圈走到窗户跟前时,总要带着绝望的神情,往里面窥视。

写得好可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