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鲸

话说它为什么同时有两个名字阿?Moby Dick和The whale。开始一小部分还很好看。讲的是出发追捕一个叫moby dick的白鲸的故事。如果你喜欢海和船的话,那么这很好。这书评写得太差劲了。自己都看不下去。不过也不用太在意,想到些什么就写什么就是了。

“打住,打住,比尔达,别毁了我们的标枪手。”皮勒嚷道。“虔诚的标枪手绝对成不了好标枪手—他没有了那股子鲨鱼劲儿;一个标枪手要是不像鲨鱼一样贪婪残忍,那他就一文不值。小伙子纳特·斯凡因就是个例子,他曾经是全南塔开特和维因耶德最勇敢的捕鲸艇杀手,去做了礼拜后,就再也不行了。他老为他那讨厌的灵魂担心,非常害怕,以致看到大鲸就退缩不前,就赶紧避开,生怕出意外,怕万一船沉了会去见海神。”

经常出现野蛮人征服文明人的情况。文明人自得其乐,却忘了武装和勇气。例如当时斯巴达和雅典。

话说回来,当我说每逢我感到视力有点模糊,肺部好像不适就想出海时,我的意思并不是说以一个乘客的身份去出海。因为以乘客身份出海,必须有个钱袋,钱袋里又必须有货,要不然就等于是破布一块。

支付宝,微信,paypal,银联,mastercard,visa,steam钱包,这些,我都没钱!

他的穿着打扮是从头上开始,先戴上他那顶獭皮帽,顺便说一句,一顶很高的帽子,然后—仍然没有穿裤子——四处找他的靴子。可他下一个动作竟是趴在地上一手里拎着靴子,头上戴着帽子——钻到床下面去了;究竟他为什么要这样干,我说不上来;接着便是一阵杂乱的剧烈喘气声和使劲声,我估计他是在使劲套靴子;虽然我从没听到过有哪条礼仪规则规定,穿靴子时不得让人瞧见。可是,你明白吗,魁魁格是一种处于过渡期的生物———既不是毛虫,也不是蝴蝶。他的文明程度还只刚刚进化到以最奇特的方式来显示其蛮夷风尚的地步。他受的教育还没有完成。他还是个肄业生。要是他没有稍稍文明化一点,他很可能根本不会为穿靴子的事这么自找麻烦;可是话又说回来,要是他不仍然是个野蛮人,他也决不会想到爬到床底下去穿靴子。最后,他爬了出来,帽子弄瘪了,皱巴巴地压在眼睛上,开始在房间里吱嘎作响一步一跛地走动,好像不大习惯穿靴子似的,偏偏他那双又潮又皱的牛皮靴子很可能又不是定做的——在这严寒的早晨,一举步很有点夹脚,让他很难受。

话说我都可以开个专栏,专门转载文学名著上的笑话,勾引大家去看人类的文化瑰宝了。

不管怎样,开怀大笑总是一件大好事,可惜的是,这样的大好事太难得了一点。所以,如果有谁自身成了人家捧腹大笑的笑料,他大可不必打退堂鼓,不妨愉快地越发装疯卖傻,让人家笑个够。而那个身上有什么东西让人家捧腹大笑的人,可以肯定,他多半要比你想象的深沉得多。

哈哈哈,何必那么严肃呢?

我很喜欢他,他似乎也很自然地出自内心地喜欢我;抽过烟后,他把前额贴着我的前额,揽着我的腰说,从今以后我们就算“结婚”了,按他家乡的话说,意思就是,从今以后,我们是最要好的朋友了;只要有急难,他甘愿为我去死。这话如果是出自我的同胞之口,这种突如其来的友情之火未免显得太欠考虑,太难令人相信;但是,出自一个纯朴的野蛮人之口,老经验就不管用了。

我就看看不说话。主角可是男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