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们自己&永恒的终结

别的书评说是对愚昧无知的抨击,但看完我也没看出来抨击在哪儿。不过虽然开始和后面都在写电子通道,但中间都在写另一种开车方式,瞧瞧人家《美丽新世界》,不知道为什么我国科幻小说不多来些类似的情节,不过可能是我想多了,我在《科幻世界》上一篇文章上也看到过开车情节的。读客熊猫君的封面也很好看。另外三个我喜欢的出版社是机械工业出版社和中信出版社和经典译林。也没有不知道为什么当大家都去看刘慈欣的时候,我就偏不喜欢看,偏要找些小众的来。于是找到了儿媳摸夫  —— 阿西莫夫。

席勒。三个世纪前的一位德国剧作家。他在《圣女贞德》中写道,‘面对愚昧,神们自己也缄口不言

其实我好想看莎士比亚的《查理三世》戏剧和“My horse , my kindom for a horse!”。可惜萧伯纳写的《圣女贞德》评价似乎并不高。

然后人口就从当时的六十亿降到现在的二十亿。

这个数目对地球来说应该更合适吧。

,这倒是。尽管对于这种削减人口的方式,我还不是太认同不过,大战彻底摧毁了我们的科技,使剩下的人产生了巨大的惰性。因为害怕任何副作用,没人愿意尝试新东西。没人再会为了伟大的追求而献身,一想到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所有人都甘愿放弃探求新知,不敢奢望成功。

我明白了,你说的是遗传工程。

那只是个比较有名的例子,可并不是唯一一个。蒙特兹沉痛地说。

??阿西莫夫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他怎么知道人口急剧减少后就没人敢尝试新知了?永恒的终结

虽说是科幻但还是和人性息息相关。我时常跑过斑马线时,想着其实这个时候或许会有一辆车撞到我但是车主人出门前突然发现有什么东西忘在了家里于是又回去拿车子迟开几分钟于是我也就安然无恙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