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了这么久题不见效果,昨天自己做出线段树区间增加,却并不太欢喜。重新思考了一下,自己玩ACM一半出于喜爱,一半出于想拿牌。但目前这种情况,连校赛拿铜都悬。

昨晚看了看机核网的混沌理论,说得好有趣。主持人叫四十二,是《银河系搭车客》指南的答案。我没看过这本书,因为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一些大众喜欢的东西有种天然的反感,更喜欢小众一些,所以也不打算看。

Acm 题目做不下去,但有些题完全可以当做游戏来玩。比如SAM I AM 。用算法把它们解出来会让我很有自豪感。

但绝大部分ACM题都能被当成游戏,这样岂不很累人?好,那就选那些看起来很酷炫的游戏。比如SAM I AM。

究竟要不要做可视化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