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惑世界的力量:可卡因传奇

在玩GTASA的时候,里面两大帮派就是贩毒为生。不过R星公司的做法堪称楷模:GTA系列里面的毒贩没一个好下场。毒贩的命运由上帝来决定,我们的任务就是送他们去见上帝。

我结结巴巴地用西班牙语向大家解释,我是英国人,我是一名记者,我正在写一本关于古柯的书,以便向英国人解释发生在秘鲁的情况。然后我就没有话了。我绞尽脑汁,希望能够想起一些别的话,也许能够说服这些人,使他们相信我搞的调查是严肃的,我试图告诉他们我31岁,已经在英格兰地区调查可卡因问题两年了。但是由于紧张,并且我的西班牙语最多也就算是初级水平,我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西班牙语中“anos”(年)和“anos(肛门)两个词的意思完全不同。我选择了错误的词汇。于是圣乔治的村民们高兴地听我说道,我有31个肛门,现在正在为其中的两个写一本书。人群里传来了偷笑声。这也许是我说出的最好的话了。很明显我没有恶意:美国药品管理局不会雇用这样的笨蛋。

做完这个简短的讲演之后,几名古柯农走上前来向我讲述他们的困难。

作者深入种古柯的农民中调查,但当地人并不信任他,认为他是某位只会欺负他们的高官。如果要让自己和当地人打成一片,出点洋相表达自己没有恶意或许是个好办法?

她笑了起来。“你们错了,这不是我儿子。”

但她不知道枪战是从屋顶开始的,德耶索斯之所以在地面上,是因为他最后一刻从房顶上跳了下来。帕布罗没有跑到房檐边上。

消息在波哥大传开,汽车都鸣笛以示庆祝。全国的报纸上都可以看到“国王死了”的字样。但就在中上层阶级庆祝的同时,社会底层的人却惊得目瞪口呆。对他们来说,帕布罗是真正的英雄,他付给他
们福利费,并给他们提供各种政府不能给予他们的东西。他也被视为他们当中的一员。他是一个典范,有许多人如果足够努力,将来也许能变得和他一样。他是一名烈士。在他下葬的时候,5000名麦德林市民冲到停尸房,想去摸一摸他的棺材。接下来就发生了骚乱,帕布罗的妻子出于安全考虑被护送离开了。警方不得不在他的墓前派驻一支军队,整整驻守了一年。

大毒枭帕布罗和德耶索斯被警方追捕,他们逃到房顶上。后来其中一个从房顶掉了下来而死,她的帕布罗的母亲赶到时这样说。帕布罗的死似乎略带有一丝悲壮的意味,虽然他是个大毒枭,但他确实做了帮助人民的大好事。莫泊桑小说集中有个小镇医生,听到法兰西共和国成立后,丢下病人,带几个人去攻打当地政府。原来的帝制政府人员离开后,医生非常高兴地宣布这个小镇如今解放了,但人们并没有欢呼雀跃。嗯~ o(* ̄▽ ̄*)o。就像元首一样,虽然犯下滔天战争罪,但他也确实让当时德国人民安居乐业。

古柯早期的用途中有一种给人印象最深刻,却也最容易被误用:

环钻手术。环钻手术是基于这样一种理念:如果你感到有点儿头疼,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头上开个洞。这样可以减轻头部的压力,也可能会要了你的命,当然也会非常疼。

出土的前基督教时代的头骨证明,当时就已经有在头骨上钻孔的做法,对这些头骨所做的检测表明,这种手术通常是用火石或其他锋利的石头来完成的,与其说是钻,倒不如说是刮。一位编年史作者谈
到人们经历这些手术后的存活率可以“高达”60%

训练有素,药到命除

          你有没有这种感觉,有时候碰上某个人,不知怎么回事,他还没开口说话,你就知道大家会成为朋友?书也是这样。有些书,你看见有人在公共汽车上、书店里或是图书馆里读,知道这本书就是你这一刻应该捧在手上的,而且是你必须读的一本。在书店,你走过这些书,扫了它们一眼,就发现自己对它们的兴趣油然而生。你不由自主就把它们买回家,好看看它们到底想要给你讲些什么,而从你刚一开始读的那一瞬间,它们就紧紧抓住你的心,再也不松开。就是那些你刚一读完马上就开始读第二遍的书;就是那些你希望能细细品味却无论如何总是一口气读完的书;就是那些你圣诞节时买上一大堆,送给所有认识的人,或是借给大学时期的老朋友的那种书尽管你知道他只会飞快地扫一眼,然后扔给小狗磨上一个月的牙,等到你再要回来的时候,封底已经掉了下来,封面也被撕没了,从38~46页也都不见了;就是那些让你接触到某种真正的知识的书就是那些你拥有的书;就是那些拥有你的书。

一见钟情。

  这两个人是在一次晚宴上认识的。当时,法国的国家审计大臣想要通过博彩的方式来筹集资金,于是举行了这次晚宴,他们两人刚好坐在一起。康德曼是位才华横溢的统计学家,他在餐巾纸上草草演算了一下就知道抽奖组织者印制的彩票数量不足。他把这个秘密告诉了对伏尔泰,并解释说谁要是把所有的彩票都买下来,就一定能赚上一大笔。伏尔泰大概是因为多喝了几大杯的缘故,决定试一试,最后在晚宴结束时赚了50万法郎。这次的事情加深了他们的友谊,每当康德曼需要帮助的时候,伏尔泰就肯定会为他打通关系。所以当出现一个真正的肥差的时候(例如带领一支探险队到赤道上去测量一个纬度的距离),伏尔泰特地私下里去见国王,并向国王提到他知道做这个工作的理想人选,这并不完全是巧合。由于有了伏尔泰的推荐,再加上本身就很富有的康德曼又从自己兜里掏出了10万里弗投入到这次考察中来,他成功地得到了这份工作。

数学好真可怕

在马里亚尼伟大的古柯推销广告中,有许多名人起到了重要作用其中包括路易斯·布雷里奥(LouiuS《BIeriot,1909,1909年飞越英吉利海峡的第一人),他这样写道:“我事先带了一小瓶马里亚尼葡萄酒,它可帮了我大忙。它增强精力的作用在飞越过程中一直支撑着我。”电灯泡和留声机的发明者托马斯·爱迪生也同样对它印象深刻,还有挪威作家亨利·易卜生。

在法国,卢米埃尔兄弟、圣埃克苏佩里、罗丹大力推荐这种酒,还有数学家彭加莱,他神秘地写道“20马里亚尼=100T”。罗丹在信上签上了“您的朋友”,刚修建自由女神像回来的奥古斯泰·巴托尔迪说,如果他早一点儿知道马里亚尼葡萄酒,自由女神像“就会达到几百米的高度”。

在英格兰,儒勒·凡尔纳开玩笑说:“既然一瓶不同寻常的马里亚尼酒就能保你活上100年,那我还不得活到2700岁!不过,我倒不反对!”科幻小说作家威尔斯更够意思,他没有写信,而是用铅笔给自己画了两幅漫画,一幅悲伤,一幅高兴,分别标上“喝马里亚尼之前”和“喝马里亚尼之后”。

当时人们只知道古柯能让人更加强壮,而没有意识到它的危害。马里尼亚酒抓住商机添加古柯,非常畅销。

 

      1986年6月17日,伦·拜亚斯成了美国最出名的人之一。这位年仅22岁的马里兰大学的体育明星当选NBA选秀大赛第二名。他将要在“波士顿凯尔特人”队——美国上一年度的NBA冠军,在18日夜,在短暂的巡回宣传会上见过新老板并摆好姿势让媒体拍照之后他回到大学去同朋友们一起庆祝一下。第二天早上他就死了“可卡因中毒”,这就是验尸官的记录。美国的体育迷们惊愕不已。像伦·拜亚斯这么年轻健康的运动员都会因为使用可卡因而死亡,这个消息令整个美国社会不寒而栗。就在这个消息不胫而走的同时,可卡因的香槟形象也消失了。“伦·拜亚斯之死给我们的教训是,”《新闻周刊》报道说,“可卡因能要人的命。”这篇文章的标题是“可卡因是一把上了膛的枪”。“生前,”丹·鲍姆在对禁毒之战进行研究的《烟雾和镜子》书中这样写道,“伦·拜亚斯是个了不起的篮球运动员。死后,他成了‘禁毒大决战’中的费迪南大公。”

名人效应超级强

        也许有人会说,让人们对禁毒有那么点歇斯底里也不是什么坏事。不管怎么说,总可以把人们吓得不敢尝试它,不是吗?这话肯定有点道理,但是这个策略也会引火烧身。媒体如此严重地丑化毒品,其实是在鼓励而不是阻止人们尝试它。我们来看看媒体是怎么描绘提纯可卡因的吧。报纸引用吸毒者的话,说它是他们所遇到过的“威力最大的毒品”。“全部的身体器官”是最常用到的一个短语,用来形容抽提纯可卡因时的感受。报纸上还说抽它就等于“玩俄罗斯轮盘”。对社会上的某部分人而言,这种报道实际上起到增加提纯可卡因的吸引力的作用。媒体在制造这类恐慌时所做的报道是无所不包的,结果却成了给提纯可卡因做广告。

         除此之外,把提纯可卡因描绘成美国贫民窟所有不幸的起因也会造成损害,因为这种做法导致公众和政客忽视这个问题的真正根源。没错,穷人抽提纯可卡因最后会陷入困境但首先要问问他们为什么要抽提纯可卡因?也许是把这当作逃避生活的方式。立法者说他们穷是因为他们吸毒,而自由党人认为他们吸毒是因为他们穷。谁也不会否认提纯可卡因过去是而且现在也是一个严重的问题,然而美国城市内部所有暴力和不幸并不都是因它而起。之所以把它描绘成所有暴力和不幸的起因,是因为谴责邪恶的毒品,拿着枪来对付毒贩子,要比处理真正的起因:失业、贫困、资金不足、削减社会福利等容易得多。

罗马人当时为了禁止犹太人的割礼,规定罪犯和妓女必须强制接受割礼。

         7月的一个星期六的早晨,我来到了圣西德罗。一位名叫文斯·邦德的美国海关新闻官员陪我走过了海关。海关的工作情况令我惊叹不过除此之外也别无他法:等待进入美国的人流排成了24条长龙,曲曲折折地排在墨西哥境内。一切看似杂乱无章,但实际上都是精心设计的:汽车只要一进到美国境内(车停在岗亭前20米处,这块地方称为初检前区),就会被用栅栏锁住,这样毒贩就不能预先选择某一条特定通道或者强行冲关,当然也不能掉头回家了。这样,在他们撞上岗亭之前,他们已经进入了美国境内,可以在任何时候对其进行抓捕虽然旅客们觉得他们是在等待检查,实际上检查已经开始了。缉毒犬任意地跑来跑去,随时捕捉着可疑的新气味。

          警察会盘问你:“你的这辆车在哪里注册的?”“你在哪里买的车?”没有人在乎你怎么回答这些问题:要是支支吾吾就会露出马脚。

        有一个警官和我聊天,他说他曾经让一个司机把车的前盖打开,就是想考考他知不知道放松手柄在哪里结果他不知道。他现在被关在监狱里。文斯告诉我,有一个罪犯的错误非常特别,令他记忆犹新,这个人开过初检站时显得非常自然,所有问题对答如流,于是准予通过。他犯了什么错误呢?他刚刚通过岗亭就大笑起来。一个刚刚下班的检查员从此经过,恰巧看到了他,就问他什么这么好笑。他说不清楚。于是他现在也待在监狱里了。

        被初检站扣下的车辆被押送到二级检查站,警犬会再次出现,确定毒品的位置,再把汽车拆开找出毒品。 起初我对此有些怀疑:书里说毒品可以用塑料进行包装,或者包在像咖啡或者海鲜那种气味浓烈的材料当中。警犬怎么能辨别出那样隐藏的包裹呢?文斯纠正了我的观点:“我见过有些毒品先进行真空包装,然后包在油脂、油料或者洗涤剂中,经过再包装后沉到油箱底部,但还是被警犬发现了,警犬并没有什么高科技,但它们的确有效。

        很明显,这些警犬是非常敏锐的。有些吸食大麻的人身上藏毒,只是前一天晚上吸毒的时候在牛仔裤上擦了擦手,即使这样还缉毒犬不仅有效,而且还有一个优势,就是不会受贿。

         20世纪90年代初,墨西哥人发明了一种新手段来逃避检查,称为冲关”。司机会慢慢地从边上靠到岗亭处,一发现苗头不对,就猛踩油门一溜烟地冲进美国境内。最初几个人取得了成功,于是这种手段流行起来。到1994年,有350人冲关成功。如今,所有的车辆都被导入一种慢行系统当中。路的两边设有混凝土制路障,将汽车全程控制住,这样汽车就无法相互超车了。同时,当冲关者猛踩油门时,岗亭警卫就会按下警铃,警铃会启动岗亭前50米处的碎胎机。最初的冲关者并没有注意到这种变化,他们对于警铃和停止灯置之不理,照旧冲向沙漠,结果他们的轮圈在车后磨出了一大片火星。他们跑不了多远。此后,冲关现象急剧减少。

在边境检查站里面,他们让我看了逮捕室里的情况。一间空荡荡的屋子里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角落处放着一块黑板,黑板上写的字还没被擦掉,上面记着上次缉毒的总数:822磅(约合370公斤)大麻,这是昨天下午查到的。今天他们查到了多少呢?我问道。还没有。

“还没到中午呢!”有人说道。

在一个不锈钢碗柜里装着一大堆盒子,盒子里面装满了缉毒用的化学试剂。我认为特工检查可卡因都是用嘴尝的,就像电影里一样。

“哦,不是,”一个特工有气无力地说,“我们不那么干。”

试管里装的试剂是硫氰酸铜,都已经事先量好。使用起来因第15章墨西哥往事并不麻烦:把没收来的粉末放进去,堵上试管塞,然后摇动。和测试怀孕一样,只要里面变了颜色,某个人就得认真地做一番解释了。

真实的缉毒场景比电影精彩一千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