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文库:科学中的欺诈

三联的新知文库系列也不错,除了《阿司匹林传奇》,还有一本《颜色的故事也》很好看。虽然我并不想看。科学家也是人,除了科研以外,他们还有另一面。

黑克尔发表这些素描图是为了支持他发所提出的进化论普遍法则胚胎重演律(ontogeny recapitulates phylogeny),这一规律声称高等脊椎动物如哺乳动物、鸟或者人,当它们从受精卵细胞开始发育时,其胚胎呈现出它们原始祖先的形态,只是在发育的后期因有新的阶段加入才开始分化。重演观念和这一令人印象深刻的阶段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并流行了很长时间。这些胚胎的素描图后来在进化论普及者乔治约翰·罗马尼斯(GeorgeJohn Romanes)的手里发扬光大,并在几十年的时间里一直照例刊登在教科书上。

伟大的科学失败。颅相学,燃素说,胚胎重演律,顺势疗法,以太…如果这些其实是真的,那么我们的世界又会是怎样一番景象?适合胡思乱想。

尽管剽窃在玷污程度上稍轻,但是因为发生更多,所以依然危害不浅。无论如何,就传闻层面而言,未受其害的美国资深科学家很少。许多科学家说,他们在基金申请的同行评议过程中遭遇过剽窃,但正如我们所见,这点很难证实可以肯定的是,在杂志论文的稿件审查过程中,观点想法,甚至数据和语言的剽窃更为多发。

一次,斯坦福大学的一位资深科学家在走廊里和我边走边谈道:“确实有这样的事,但是如果你十分多产,这种事不会太影响你的工作。”

奥,真的吗?

戴维的不当之处在于:不论是谁质疑你的实验;你都有责任进行核查;你发表了文章你就必须负责,这是学术界铁定的规矩;与俄国、德国和日本的科学形成对比的是,美国科学有一个强项,那就是,即使是最资深的教授也需要认真对待最低级的技术人员或者研究生的质疑,考虑他们的批评意见。这就是美国科学最基本的特色之一。

自由美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