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

马克吐温大佬写的,美国经典冒险小说。汤姆索亚后继有人了,虽然汤姆索亚也是马克吐温写的。不剧透了。

天上的星星闪闪发亮,树林子里的叶子沙沙发响,听起来总是那么凄凄惨惨;我听见远处一只猫头
鹰在鸣叫,莫不是有人死了;还有一只夜莺和一头野狗在那里乱嚷嚷,想必是有人快要咽气了。微风想要跟我喃喃细语,可我听不清它在诉说些什么,反而使我冷得浑身直哆嗦。随后,在那树林子的远处,我听见一阵鬼叫的声音,那个鬼想要把自己心中的块垒尽情倾吐出来,可又不能表达得清清楚楚,所以就没法安安静静地躺在墓穴里,每到夜晚只好到处哭号游荡。我心里感到既沮丧而又惊恐,巴不得有个把人来跟我做伴。

嗯~ o(* ̄▽ ̄*)o

吉姆说蜜蜂就是不螫傻瓜蛋,可是我偏偏不相信,因为我自个儿试验过好几回了,一回也没螫过我。

拉贝也是这样说的。

转天早上,我说现在日子过得太闷,乏味极了,真的要想个办法乐一乐。我说我恨不得偷偷地渡过河去,看看动静。这个点子吉姆倒是很喜欢;不过,他说我一定要趁着天黑去,特别小心留神。

他仔细琢磨了一下,问我干吗不穿上那天捡来的一两件旧衣服,干脆扮成一个女孩子呢,这倒也是一个好点子。于是,我们把一件印花棉布褂子截短了,我让自己的裤腿往上捋到膝盖上,然后把截短了的褂子穿在身上。吉姆还用钓钓在我背后钩住这件褂子,因而看过去就显得非常合适。我头上戴着那顶遮太阳的女帽,还把带子系在下巴颏儿底下,于是有人打从帽子里侧看我的脸儿,就好像俯看一节火炉通烟管道一样。吉姆说谁都认不出我来,哪怕是在光天化日之下。为了掌握好这个诀窍,我装模作样地排续了一整天,没有多久我已装扮得很到家了,只是吉姆嫌我走起路来还不像女孩子;他说我必须改掉动不动撩起褂子掏摸裤兜的习惯。我注意改掉这毛病以后,也就更加乱真了。

所以,我就敲了一下门,心想可千万别忘了我是个女孩子。

女装大佬马克吐温。给我也整一个呗。不过女装鼻祖应该算是北欧维京海盗。

俄亥俄河在那儿和密西西比河交汇在一起,它正是我们想要去的目的地;到了那儿,我们就把木筏卖掉,搭坐轮船,沿着俄亥俄河北上,到那些不实行蓄奴制的北方自由州去,那时也不会再碰上麻烦了。

小说和历史交相辉映。赞一波动画《神厨小福贵》。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