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背包和老张与酒的故事(The Snapsack problem)

老张坐在酒吧的一张桌子旁,又喝了整整一天的酒

喝着酒,听着摇滚乐

老张拿着没喝完的酒瓶,醉醺醺的,醉醺醺的靠在靠背上。

老张的手机响了,是张夫人打来的。

接又怎样?不接又怎样?

老张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彻夜未归

记不清第几次拿着一家人的生活费,去酒吧宿醉。

离发工资还有五天,老张想着,接下来几天该怎么喝,才喝得尽兴

要不去楼下餐馆赊账买2瓶劣质酒,可以迷迷糊糊睡上1整天,但只能赊一次,老板是不准拖欠欠款的

要不在酒吧痛饮达旦,尽情狂欢,5瓶酒够2天所需,但也只有一次机会,在酒吧第二天晚上肯定会被,保安揍一顿,然后扔到酒吧外面

要不再去赌场再赌一把,至少能喝上9瓶,输赢无所谓,等4天后,赌场反正会叫张夫人来认领,她会给钱的

要不去朋友家寄宿3天,借着友情之名,厚着脸皮喝6瓶,3天也就这么过去了

到了一处,一瓶接一瓶,不把所有能喝到的喝完,老张是不会数自己到底喝了多少瓶的,直到被别人赶出来

手机又响了,老张望着手机上“张夫人来电”几个大字,嘿嘿一笑

今朝有酒今朝醉,怎么还管得了那么多?

老张按下了“拒绝接听”。

老张慢慢地,慢慢地站起来。

拿着自己没喝完的酒,

迷迷糊糊地,向着酒吧外走去。

他想着自己的事情,想着怎样才能,在接下来5天中喝得最多,喝得尽兴。

他不能漏掉任何一个喝酒的机会,所以一次只考虑一个情况。

老张一天一天来计算,可不能少喝一瓶酒。

先看在餐馆赊账买酒的情况。要是去第一天餐馆赊账买酒,醉醺醺地坐在桌椅上,和朋友谈论着“社会不公”“生活艰难”,第一天结束最多能喝上两瓶。

某天结束最多喝的酒,等于这次开始之前那天最多喝的酒,加上从这次喝掉的酒。
即第二天喝掉的酒,等于第一天最多喝的酒,加上第二天这次喝掉的酒。
要是以为第二天结束能喝掉四瓶酒,就错得离谱。餐馆赊账能买醉一次,第二次餐馆老板,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他进去。也就是第二天最大饮酒量,受到了第一天影响。

为了不受此干扰,老张得倒序来计算,第五天结束喝掉的酒等于,第四天最多喝的酒,加上第五天那次喝掉的酒。由于第四天还没有受到餐馆赊账买酒的干扰,所以第五天最多能喝两瓶酒是合理的。

同理第四天也不会受到第三天干扰,第四天结束能喝两瓶酒也是合理的。以下依次类推。

老张笑了。看来,我也不是那么,不是那么不善于管理生活。

老张扶着酒吧的扶手,又吐了一地。

要是再在酒吧痛饮达旦,寻欢作乐。

酒吧第一天结束没喝完,就等于没喝。到第二天结束才算喝上了5瓶。

酒吧喝酒要两天,那么第五天结束喝掉的酒,等于第三天结束最多喝掉的酒,加上在酒吧喝掉的酒。

即第五天结束居然能喝7瓶!老张又笑了。

第四,第三天也是这样,结束最多能喝7瓶。只是第二天结束要喝最多的酒,就得用酒吧代替了楼下餐馆,这样就能喝到5瓶。

嘈杂的音乐,酒槽的气味,正好让老张半梦半醒,欲仙欲死。

不用去想家里的烦心事,什么窗户坏了不修,卖了结婚戒指去买酒,孩子没钱交学费之类的破事,再也不用管。

只需好好享受当下,享受酒精带来的快感。

考虑上去赌场的情况又怎么样?第五天结束等于第一天结束喝的酒加上在赌场喝的酒,居然有11瓶之多!第四天也是用赌场的酒替换了餐馆的酒,有9瓶。其它的不变,第三天结束仍是7瓶,第二天结束仍是5瓶,第一天结束仍是2瓶。

11瓶酒!老张狂笑不止,多么美好的事!

隐隐约约听到别人说什么:“他麻烦了”“他不长眼睛,竟敢吐到我们老大身上”“这人大约是喝酒喝疯了”“不用管他,我们喝自己的就是”之类的,老张也是无暇顾及。

再考虑去朋友家的情况,原来第二天最多喝5瓶,加上去朋友家的6瓶,也只有11瓶,和原来餐馆加赌场的情况一样。第五天最多仍然是11瓶,第四天原来能喝9瓶,要是换成餐馆加上朋友家反倒只有8瓶!第四天最多仍是9瓶。其它的也仍然没变。

不用去朋友家正好,免得朋友告诉自己老婆,揭发自己。

老张不知道怎么就到了酒吧外,不知怎么的就躺在了街上。

外面月黑风高,街灯忽明忽暗。

老张呆呆地望着路灯,越看越入神

那路两旁竖着的路灯,不就是代表了他后面5天最多能喝的11瓶酒嘛?

老张又笑了。

手机再次响起,依然是“张夫人来电”。

张夫人怎么总是打扰自己的兴头呢?

老张想按下关机键,手一滑,手机却掉到了阴沟里。

老张也管不了那么多,他醉醺醺地躺在街上,想着自己的事情。

要是去某个地方,不用担心被赶出来,有无限多次机会就好!

那么老张一开始只考虑在餐馆赊账喝酒时,第二天不用担心受到第一天影响,就可以顺序计算了,第二天最多便是4瓶,第三天6瓶,第四天8瓶,到了第五天便有10瓶!

考虑在酒吧,那么第一天仍是2瓶,第二天5瓶,第三天7瓶,到了第四天,由于不用担心被赶出来,便可两次在酒吧喝酒,结束时便可喝到10瓶,第五天最多就有了12瓶!

又考虑到赌场和去朋友家,结果却是不变,第五天结束最多仍是12瓶。

精明的计算又让老张,能多喝一瓶酒。

他想着,若每个地方只能去一次,为了防止昨天的情况影响今天的计算,得从最后一天开始算起,但若是每个地方能去无限多次,便可无顾虑的从正序开始算起。这样便能在有限的时间里喝到最多的酒。

寒风嗖嗖地划过老张的面颊,夜空下街灯仍是忽明忽暗。

老张却好似没感觉到。

手机还在响着。

老张也好似没听到。

只是躺在街上,手里还握着没喝完的那瓶酒。

==============================

P个S,这个是我听到GTASA的K-ROSE电台的《the letter than jonny walker read》时想到的,游戏超好玩,歌曲也超好听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