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2

挺想写篇日记,就写了。 现在是国庆节第二天,上次立的学html的flag已经倒了,原因是基础部分已学完,但发现自己还是不大喜欢,再怎么炫酷,在我自己看来也比不上那些大厂的3D特效之类的balabala,而且最主要自己用不上。 放弃掉程序设计竞赛后(自己脑子不够用,与其辛苦两年可能连铜牌都拿不到,不如趁早换方向)。郁闷的是,同班同学们,你们好歹是计算机学院的啊,学了一年程序设计,连个简单的递归都要去网上抄?老师?呵呵哒,废话一堆。 现在一头掉进开源硬件大坑,开始败家,剁了几百rmb,心疼,这个月要吃土了。 虽然我觉得kerbal space program和besiege的玩家创意也挺丰富的,可毕竟为了展示创意还得专门去下款游戏,看得见摸不着,不能到处放,还只能按照游戏的规则来,对于不折腾不舒服的我而言是极为难受的。 arduino是个好东西。目前可靠的教程来源有太极创客,dfrobot,arduino中文社区,google,youtube。吐槽openjumper送的教程居然是光碟,我又得去买个光驱。 最近看完4部猛男必看的番,《爱捉弄的高木同学》,《月刊少女野崎君》,《邻座的怪同学》,《工作细胞》。 最喜欢的是《邻座的怪同学》。op和ed都超级好听。 另外《工作细胞》虽然说是细胞,却主要只是血管里的细胞,凭我还没忘干净的高中生物知识来看,还有一堆上表皮细胞,成纤维细胞,视锥细胞之类的毫无存在感。 既然《工作细胞》很好看,那么拟人化其它的玩意,比如电路,电阻,电容,电位器之类的拟人,工作细胞好看的原因是因为大家要一起团结一致,与外敌战斗,但电路拟人化,大家按部就班,谁该短路烧掉谁就短路烧掉,其他人不会理会的,这就不好玩了。 视力继续稳步回升,开了一个多月太阳,出去走走看得非常清晰,在教室上课看黑板很清楚,而且粉笔字也渐渐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但在寝室视力也很不好,稍微远点有点看不清,是因为暗处视力差的原因吗? JK·ROWING写的《哈利波特》,虽然我对她的文风还没啥感觉,但既然别人都说好,那么就是好的。hp更多体现的是全球儿童共通的感受。比如马尔福有钱装逼学生,赫敏学霸,罗恩普通,读者看了就哦哦哦,我班上也有这种人,懂了。代入感很强,我得多学学。 大三有空再去学吉他?先立个flag在此。看到时候能不能用个电机自动弹吉他的说。    

Continue Reading →

SAM I AM游戏

原题链接,https://www.luogu.org/problem/UVA11419 原题只是每个方格0或1,我做成0到9,计算机算法思路是一样的,但对人来说难了不止几倍啊… 用人脑的话,我能想到最快的方法就是每次找数字和最大的一行或一列。 不过我从来没玩过英雄sam过,听说很好玩啊 html的700宽和540高似乎还是勉强刚好。下次试试600和400了。还有edge浏览器什么鬼,莫名其妙多出个滑条。chrome浏览器体验最佳

Continue Reading →

只用一把直尺一把圆规,能作出怎样的图形?

简介: 在van der Waerden的《古代文明中的几何与代数》有这样一个故事,大意是:爱琴海的居民渴望上帝阿波罗神将他们从灾难中解救出来,上帝告诉他们,原先立方体的祭坛太小了,要重新建造一个新祭坛,长宽高比例不变,但体积是原来的两倍。 爱琴海的居民能获得解救吗?也就是说,假设我们已经知道了一个单位为多长,我们能作出个单位的长度吗? 更广泛一点,靠有限的工具,例如一把直尺和圆规,我们能做一些什么事?能三等分任意角吗?能画出一个正n边形吗?能化圆为方吗?… 直尺和圆规定义: 如果问题太过简单就没意思了。如果用量角器很快就能画出各种角度的角。因此我们在这不严格地规定,直尺没有刻度,是能画出一条线段的工具。圆规是能画出一个以o为圆心,r 为半径的圆的工具。对于两点 A和B 来说,我们定义 |AB | 为它们的距离。 先画出一个坐标系: 在纸上找两点A和B,这两点所确定的直线就是x-轴。用圆规以 A为圆心,|AB |为半径画一个圆,然后以B为圆心,|AB |为半径画一个圆 。两个圆相交于C和D两点,…

Continue Reading →

预测玩家行为动态调整关卡难度——最小二乘问题求解

在游戏开发中,游戏的关卡难度一直是个重要的问题。如果某个关卡难度固定,那么对于新手来说会有些困难,对于熟练的玩家来说又过于简单。但我们如果把它看成最小二乘问题,根据玩家在之前关卡中的表现,预测玩家在之后一关中的表现,就能把此关卡调整到合适的难度。

Continue Reading →

如何为玩家匹配到合适的队友/对手类型——稳定婚姻问题介绍

稳定婚姻问题(stable marriage problem)通俗的表述是这样的:假如我们要促成n位男生和n位女生的婚姻,每个人对每个异性都有一个排序,代表对他们的好感度。那么稳定婚姻方案(Stable Matching)指的是,当我们已经安排好n对配偶后,不存在不是配偶的一男一女,他们对各自的好感度都大于自己的配偶。接下来将介绍稳定婚姻问题在游戏中的应用。如果你对稳定婚姻问题感兴趣,不妨看看《数学里的爱情观—稳定婚姻问题》一文。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