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9日记

废话少说,两天前早上醒来的时候,眼前照样一片白雾,眨眼就能消除,但很快又是一片白雾。持续了十多分钟把,一直到外面吃完包子,感到眼中湿润了一些!这是很久都没有的感觉了。

Continue Reading →

苏格兰场逃脱记

Mr.x作为大名鼎鼎的嫌犯,想要逃脱本市的探员的追捕。知道这个城市有很多个站点,如上图的X市,圆点为地点,线为两点之间到达的方式,虚线为步行,实线为地铁。Mr.x其实非常希望两个地点尽量有地铁通达,否则自己走路实在是耗费时间。好在Mr.x的哥们神通广大,能说服市政将两个地点间的通行方式改为地铁,但有一个要求,不同的地铁线路之间不能相连,只能以步行方式走过。就如上图那样,从N点到A点,要经过三条不同的地铁线路(N~L,H~C,A)。

Continue Reading →

《》破解古埃及

新知文库。说的主要是商博良破解古埃及文字之旅。拿破仑想学亚历山大大帝,就把商博良等一堆学者送到埃及去研究。 商博良是个语言专家,学习了很多种我连名字都没听过的语言。嗯,我有一同学考大学被录取学的外语也是没听过,连国家都不知道在哪儿哈哈。傅里叶(Joseph Fourier),就是那个研究出傅里叶变换和傅里叶级数来折磨我们的大佬,居然是商博良的资助人,居然还当过省长。托马斯·杨(Thomas Young),就是那个研究出杨氏双缝干涉来折磨我们的大佬,居然是商博良的主要对手和竞争者,一起上演了相爱相杀的大戏。 英国驻埃及领事索尔特和法国驻埃及领事德络 ,毫无遮掩竞相掠夺埃及古文物。为免生纠纷,两人事先达成默契,尼罗河以东的古文物归法国,以西的归英国。登德拉位于尼罗河西岸,照理“属于”英国,因此勒罗兰必须偷偷行事。他于3月抵达登德拉,发现当地有一群英国旅游者,于是先往上游到卢克索, 再返回登德拉时,发现只有埃及人在那里,便赶紧找来一批工人。他 判定黄道十二宫图就刻在两块石块上,而石块总“长十二英尺,宽八 英尺,厚三英尺,所以重量不会少于二十吨太多……此图左右两端末 两英尺的部分都只是波浪状或曲折状线条,他于是决定将这部分切 除,并以凿子将石块厚度敲去一半。他“靠着锯子、凿子、火药”,经 过三星期,终于将这幅雕刻从神庙天花板上割下来,接着运上船,而 船长却借故不发船,后来勒罗兰发现,原来在他们动手之前,美国律 师兼外交官布雷迪什(Bmdish)人已在登德拉,并察觉到他们的意 图,于是事先买通好船长,要他延迟发船,并且大概已将此事转告位 于更下游处的索尔特代表。勒罗兰只好付出和布雷迪什一样的价钱, 让船长发船;6月,船抵开罗时,却发现英国领事已向穆罕默德•阿 里抗议。穆罕默德•阿里以他一贯对待古文物的马虎态度,询问勒罗 兰是否已事先征得许可,得到肯定的答案后,就允许勒罗兰将黄道十 二宫图运到法国。索尔特和其友人班克斯为此怒不可遏,因为他们正…

Continue Reading →

替罪羊

对,我一直都这样觉着。这些疾病虽然让我失去了些什么,但也让我获得了些什么。就比如我,理科思维跌落得一塌糊涂,不过创造力和想象力却好像巨大提升。后者可能是被绝境逼出来的,但前者怎么会没了呢?估计是大脑整体忙着对抗这些糟糕的事情,没力气去思考数学问题了吧。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