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思乱想-合适的工作

刚说了要开更胡思乱想来着,嗯。 为了物尽其用,监狱长决定给囚犯们分配工作,但一开始,他们没有注意物尽其用。于是监狱长重新组织来一次面试。 嗯,又想到《Q版三国杀》,刘备对面试官说“我个子很矮,不适合当兵。面试官却高兴得不得了“个子矮,当卧底吧”。 嗯,因人而异很重要,比如《功夫熊猫》中的银豹,让他去干“公安开锁”就不错,但要注意不准他取给小白兔开锁时要带个警察监视,要不然弹出来黑童话故事:银豹不按套路出牌,还没唱“小白兔乖乖把门开开”就把人家顾客给吃了。 嗯,我们一长串清单上有几十个待选工作岗位,你要是让银豹去研发药品,说不定它一天到晚追赶拿着糖浆的姑娘,导致公司业绩下滑又把银豹开除。 又比如从肖申克建议引进的安迪,让他去挖地下隧道就非常不错。但这又会和之前的事件产生连锁反应,安迪会挖到一个保险箱 ,要是银豹去干开锁行业,他俩就串通好把保险箱分赃。但要是银豹搞什么广告营销的话,说不定银豹砸开锁之后还之后发个自拍,结果引火烧身。

Continue Reading →

黑白红

        不止一个研究者提出了这个问题:“为 什么小红帽穿了一身红衣,而不是其他颜色 的衣服呢? ”有的人满足于简单的答案:红 色象征危险,并且暗示故事中的流血事件, 而故事中出现的黑色恶狼则象征魔鬼?

Continue Reading →

胡思乱想–寂静之声

假如人类进化的时候,因为某些原因,没有进化出说话的功能,世界该是怎样一番景象? 世界将会变得寂静很多,没有歌曲,没有电影,没有话剧,更有没有“打南边来了个哑巴”,因为所有人都不能说话。 嗯,听说读写,说没了,听和读写将会发达很多。文学形式将会更加多样。巴别塔建不起来,上帝肯定笑成个傻子。 贝尔发明不了电话,之后的远程通信无法利用电话建起来,互联网的出现将困难很多。 不过人和人还是需要一种快速交流的方式,那么肢体语言肯定会丰富得不可思议,比如把左手举起来10厘米代表“好”,举起20厘米代表“很好”,然后代表“超级无敌宇宙第一非常拒绝反驳好”要举起左手多少厘米呢?举起你的右手就可以了。 嗯,好游戏,让玩家不能用嘴巴说话,只用VR设备操控主角身体做各种肢体语言完成日常生活,嗯。日常生活不好玩,碰到灾难才好玩,假如某处起火了,你要怎样才能让对方知道有地方起火了而不是其他意思?举左脚?举右脚?嗯,写下来就可以啊,于是可书写的衣服和手套必定天天“最后三天”。 《天堂》神曲肯定在上古时代就出现了。 不过,虽然人类现在能说话,但觉得还是进化漏了什么。怎么没进化出来红外线感应和地震探测?嗯٩(•̤̀ᵕ•̤́๑)ᵒᵏ,继续胡思乱想去。

Continue Reading →

胡思乱想–基因使者

最后,同样是在60年代,汉密尔顿和美国的乔治·威廉姆斯将基因的地位抬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通过神奇的数学运算,他们宣称,包括人类在内的任何一种生命体都仅仅是某些基因和遗传特性的载体而已。这举推翻了我们对此通常的想法。这个结论使基因变成了最关键的东西,而生物则可以被牺牲掉。我们的基因不再为了我们而存在,相反,我们是为了它们而存在。我们的作用,就仅仅是将这些化学密码延续下去就好像刀光剑影的老战争电影中的信使样,马不停蹄地奔波数日只为传递消息,成功就立刻倒地而亡。这是个非常激进的想法。但其实这只是延伸了亲缘选择的逻辑,就是说任何一个基因使者都会牺牲自己以保护基因的延续,比如当一个母亲看到自己孩子的独木舟倾翻时,她会不顾生命危险前去救护。 新知幻想的飞矢精华版《受死吧自私的基因》 BY David Dobbs 好玩,基因才是主角,而我们生物的目的只是为了保护基因,让基因延续下去吗? 嗯,那么玩家操纵了一个基因库,要与来自其他星球或其他地区的基因库对抗,尽量要让自己的基因库“感染”尽量多的生物。感染这个词不错,人和鸡的基因60%相似,牛80%相似,肯定是某种基因库垄断了地球。会不会是外星人的阴谋? 也许别的星球有不同的基因库,虽然原子分子相同,但行为模式不同?比如存在形式不是物质而是能量?或者暗能量? 而且玩家操纵的基因库,可以主动被动吸纳新基因,比如“勇敢”,会让生物用于探索,但也会不明不白死去。对付某种极端情况时就要谨慎选择了。 达尔文学说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拉马克学说是物种根据自己的需要进化,而居维叶(咋不叫居委会呢)是物种不变论。地球的基因库符合达尔文学说,也许另外两种基因库是符合另外两种学说呢? 那么后两者基因库的生物可能就不如地球上多变了。或许还可以写个游戏,某种符合拉马克和居维叶学说的基因库遭到地球袭击,玩家需要用本基因库去反击地球基因库,看能坚持多久。 类似文明太空和群星,外星生物长得太像人了。现在大家对怪物恶魔的认知,早就被中世纪的人想编了。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