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

话说自从投稿被indienova被采纳后得瑟了一把,到目前为止在首页上展示了34小时,拿了10赞6收藏1评论。还不错。今天决定继续搜文章,结果搜了8个小时也没搜出什么好的东西。因为我一直在搜IEEE,刚知道scihub,就把上面的conference搜了几年的,但上面都是在讲人工智能在游戏中的应用,我主要是觉得这些独立游戏设计者大部分其实不知道怎么编程,所以不能讲太抽象的东西。搜了4年,没搜到一篇不错的。又把人搜了一遍,结果还是不怎么好。我都忘了我第一篇是怎么搜来的了。 不过总结一下,论文查找 ariXv(sanity) IEEE ACM 看到能看的论文后就去看reference,去google scholar上搜人。搜到一篇合适的其实很不容易 不过在别的人都在谈论情感设计的时候,我上去拿计算机数据讨论也很不错。quora和知乎也是非常强大的辅助网站。

Continue Reading →

刷了这么久题不见效果,昨天自己做出线段树区间增加,却并不太欢喜。重新思考了一下,自己玩ACM一半出于喜爱,一半出于想拿牌。但目前这种情况,连校赛拿铜都悬。 昨晚看了看机核网的混沌理论,说得好有趣。主持人叫四十二,是《银河系搭车客》指南的答案。我没看过这本书,因为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一些大众喜欢的东西有种天然的反感,更喜欢小众一些,所以也不打算看。 Acm 题目做不下去,但有些题完全可以当做游戏来玩。比如SAM I AM 。用算法把它们解出来会让我很有自豪感。 但绝大部分ACM题都能被当成游戏,这样岂不很累人?好,那就选那些看起来很酷炫的游戏。比如SAM I AM。 究竟要不要做可视化呢?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