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了这么久题不见效果,昨天自己做出线段树区间增加,却并不太欢喜。重新思考了一下,自己玩ACM一半出于喜爱,一半出于想拿牌。但目前这种情况,连校赛拿铜都悬。 昨晚看了看机核网的混沌理论,说得好有趣。主持人叫四十二,是《银河系搭车客》指南的答案。我没看过这本书,因为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一些大众喜欢的东西有种天然的反感,更喜欢小众一些,所以也不打算看。 Acm 题目做不下去,但有些题完全可以当做游戏来玩。比如SAM I AM 。用算法把它们解出来会让我很有自豪感。 但绝大部分ACM题都能被当成游戏,这样岂不很累人?好,那就选那些看起来很酷炫的游戏。比如SAM I AM。 究竟要不要做可视化呢?

Continue Reading →

我们究竟在抵制什么书

经常看到有人说要多阅读,可阅读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他们罗列出一大堆理由,比如陶冶情操,增加见识,然后给我们罗列出一堆书单。但这很笼统概括了我们。 他们说要抵制快餐文化,但他们连快餐文化究竟是什么也没搞懂。就是那些肤浅只能让人傻笑的书?那那些大师的作品也是很幽默的岂不是也成了快餐文化? 并且,我们不就是被自己的文化所滋润的嘛,没什么快餐不快餐之说。快餐和成功学被人瞧不起是因为在中国传统看来,前者让你玩物丧志,后者让你追求功名利禄。 但是,玩究竟有什么不好?许多科学家不就是闲得慌,又发现科学很好玩才没事去研究科学的嘛?相比于中国传统注重实用,西方就没那么注重实用,只有看起来有意思就行了。 至于功利,中国人都假装很抵制这玩意,都说它会破坏你的高尚情操。然而,追求财富有什么不对?特别当你发现你想做某件有益他人的事时,光靠满腔热血还不够,得有足够的财富才能办得到。 另外,为什么非得正襟危坐阅读?有些书很畅销,但在我一点也看不下去。我是不会去看这些书的。 我觉得我们之所以抵制成功学,因为里面讲得很急,好像看了之后,不出几天你就能从一贫如洗到腰缠万贯。 并且,只盯着纸质书并不好,很多信息都发布在互联网上,各种博客中,它们的质量并不比纸质书差。但文字相比于视频制作简单,视频比游戏制作简单,所以很多有价值的内容在书中,但并不意味着视频和游戏中没有。比如圣安地列斯和文明系列。我并不觉得仅靠文字和视频能让人们对国家发展感受得如此细腻。 很多知识都在公共图书馆里,但很多知识并没有。对于一些好的教授老师,上网课不如亲临现场更好。比如语言学习和绘画,没有老师手把手教很不好。 顺便吐槽中国传统文化,我觉得宗教简直是限制人们思维的方式。

Continue Reading →

(ง •_•)ง

这种风格的房子虽然很丑,但是看起来好有感觉,又想起了l4d2 hammer。这是一部通过绘画介绍维多利亚时期的纪录片,无聊至极。我记得有副画很好看,左边是小道上的一辆马车,往左行驶,与整幅画相比很小,右边则是一个人,似乎是被马车遗忘了,在追马车。总之棒。 下面这幅画,是在火车刚出现那时画的,那时人们突然发现,火车上原来还可以和陌生人一见钟情阿,于是一倒霉催的画家画了这幅画,年轻情侣坐在火车上坐在一起,引起人民很大轰动——你TM这不虐狗嘛,必须改了,别辣眼睛。于是就有了后来那副,美丽姑娘坐一边去了,火车你到了腐国还是入乡随俗吧。 什么猗顿,常山赵子龙,利维亚的杰洛特 名字前加个地名听起来好屌 最后一个一开始想成利维坦的杰拉德去了233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