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H码

在信息论中,BCH codes 是指 Bose–Chaudhuri–Hocquenghem codes,可以用来纠错。BCH码利用了多项式一些很好的性质。本文假设读者没有了解抽象代数的知识,将从0开始,用详细的例子解释二进制域中的BCH码。

Continue Reading →

趣说密码学(五)秘密分享——shamir,中国剩余定理,Brickell和Blakley

假如你和你的朋友们正在一起面临某种生存困境,比如在野外迷路了,或是被困在沙漠中,或是核冬天,或是丧尸来袭,你们难以获取食物,只好将剩下的食物的收集到一起放进保险箱。但是有个问题——你们并不相信其他人,其他人很可能趁大家不注意将食物偷走。这时候,保险箱的钥匙应该怎么保管?

Continue Reading →

详细分析Baum–Welch algorithm

臭名昭著的犯罪团伙落脚在一个小镇上,负隅顽抗着。此犯罪团伙的反侦查意识极强,前几次次组织武警去搜捕,却总是几乎扑空,武警部长再也坐不下去了,每让这个犯罪团伙多存在一天,就多一份对公民的威胁。于是你以特派专家的身份,被武警部长邀请去计划一下次搜捕行动。

Continue Reading →

node2vec: Embeddings for Graph Data

嵌入…每个数据科学家到目前为止都已经听到的一个词,但是主要是在NLP的背景下。那么,为什么我们还要打扰嵌入的东西呢?正如我所看到的,创建高质量的嵌入并将其输入到模型中,与著名的说法“垃圾进,垃圾出”完全相反。当您将低质量的数据输入到模型中时,您将整个学习工作都放在了模型上,因为它必须学习所有可以从数据中得出的必要结论。相反,当您使用质量嵌入时,您已经在数据中添加了一些知识,从而使模型的学习问题变得更加容易。要考虑的另一点是信息与领域知识。例如,让我们考虑单词嵌入(word2vec)和单词表示袋。虽然它们都可以掌握有关句子中哪些单词的全部信息,但单词嵌入还包括领域知识,例如单词之间的关系等。在本文中,我将讨论一种称为node2vec的技术,该技术旨在为图中的节点创建嵌入(以G(V,E,W)表示)。

Continue Reading →

趣说kerberos——潜入敌营

作为一名特工,我(Client)今晚奉命独身潜入敌营去干掉敌人首领(Server)。
根据作战方案所讨论好的计划,在我行动的时间,敌人首领(Server)会刚好坐在司令部里(TGS),而司令部又在敌方基地(KDC)的重重包围中,也就是说在干掉敌人首领之前,我需要突破三道关卡。

Continue Reading →

趣说Kerberos

假设有一家医院,医院内有很多科室(Server),但这些科室不允许患者随便进入,必须先到挂号处(KDC)挂号,拿到可以进相应科室的票后才能进入。 但这家医院的挂号处也不能随便挂号,挂号处会储存一个患者(Client)资料库,包括患者的名字和对应的钥匙(私钥),有资料的患者会和挂号处共享这把钥匙。必须是属于患者资料库里的患者才能挂号。没有资料的话必须先办一张医院的医疗卡。 假设你是一名患者,今天需要去医院的牙科看病。隔壁老王一直看不惯你,他知道后,想在你在看病时动手脚,让你看不好病。于是老王也跟你去了医院。 你来到挂号处,对那儿的工作人员说:“你好,我想挂个号。” 工作人员正在打游戏,于是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名字?” 你颤颤巍巍地说:“阿…阿伟”。 工作人员于是立马用你的名字去患者资料库里查找,发现确实有阿伟的资料,于是根据对应的阿伟的钥匙,送回给你两个东西 一张用准许进入某个科室的票,即票据许可服务(Ticket-Granting Service,TGS,也称Session key,即会话秘钥),并用阿伟的私钥将其锁进一个保险箱1(加密)。 患者信息表,用于向对应科室说明你是你,即票据许可票据(Ticket Granting Ticket,TGT),以及“科室准入票”,并用对应科室的锁将其锁进保险箱2。 注意TGS只与某个科室有关(Server),而TGT只与你(Client)有关。 很显然,你所拥有的的只是“阿伟的钥匙”,只能打开保险箱1。保险箱2你是打不开的。如果隔壁老王想冒充你的话,很显然,他并没有“阿伟的钥匙”,所以隔壁老王打不开任何保险箱。 于是你抱着这两个保险箱大踏步往牙科走,到了门口,看门的大爷一手把你拦了下来:“请出示证件”。于是你需要交给大爷两个东西: 物品C:上个步骤获得的保险箱2,以及你需要访问的科室的名字 物品D:自己的名字,以及时间戳,并且用“科室准入许可”加密 由于保险箱2本来就是用对应科室的钥匙加密的,所以科室很快就得到了保险箱2中存放的患者个人信息,以及“科室准入许可”。然后科室用得到的“科室准入许可”继续解密物品D。 然后科室的看门大爷返回给你两个东西:…

Continue Reading →

趣说密码学——如何把礼物安全地送到恋人手上(二)

老王去FFF团总部学了一年可不是白学的,特别是在学习了模仿大法后,就自我感觉非常良好了。现在隔壁老王尝试同时模仿你和你的恋人!老王知道你每次送礼物时,你的恋人都要准备一份锁(公钥)及对应钥匙(私钥),虽然老王无法修改钥匙,但他却能掉包那把锁,伪造公钥!

Continue Reading →

趣说密码学——如何把礼物安全地送到恋人手上

节日到了,你想给你的恋人送一份礼物。但无奈身处异地,不能把礼物直接送到 恋人 手里。你不想大家看到礼物的内容,于是告诉大家不要偷看,虽然绝大多数人都很诚实友善,不会偷看,但FFF团团长——隔壁老王坐不住了,本着拆散一对是一对的思想,老王很希望知道你的礼物内容,伪装成你,修改礼物的内容,破坏你们之前的情感。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