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素集团(未完成)

写一个关于燃素说的奇幻小说。坑慢慢填。https://www.zhihu.com/search?type=content&q=%E7%87%83%E7%B4%A0 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37250088/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hlogiston_theory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ntoine_Lavoisier#Oxygen_theory_of_combustion 那时候,人类还认为火是一种物质。为了解释燃烧的过程,燃素将军带领着铺天盖地的燃素士兵,侵入到大部分物质里面。物质们无法反抗,只好屈从于燃素的淫威。这样,人类看到燃烧,就会误以为是原本的物质和燃素分离了。就这样,燃素将军深得人心。   与此同时,燃素组织加紧了和拉瓦锡的合作。燃素将军一面命令燃素士兵暂时离开那些被曾被奴役的物质,另一方面又继续威胁那些物质,让他们混入空气中, 又颁布一道《强制燃烧令》,规定所有物质燃烧时必须有燃素士兵离开。这意味着物质一诞生就得接纳燃素士兵的寄生。     氧化组织的成员立马前往赶到磷元素的家,但当靠近磷元素的家时,却发现上空冒出冲天的火柱。 “不好。”氧气组长心头出现不详的预感。不由得加快脚步。到了磷元素家面前,才发现磷元素的家现在已被熊熊大火吞噬。严重烧伤的磷元素靠在家前面空地的树上,无助得看着自己的房子,却无能为力。 氧气组长走近磷元素,蹲下安抚道:“磷元素,你放心,我们的医生很快就来了。但这件好事”,又指了指那栋燃烧的房子,说道:“是不是又是燃素集团干的?” 磷元素有气无力道:“对…他们把我锁在屋子里….随后点着了火…他们说要让我记住…咳,他们没有质量…来无影,去无踪,是不可能被推翻的的…咳咳。我趁着门烧塌了才…才跑出来” “没有重量…”氧气组长站起来,转身看着将被烧成灰烬的房子,思索道“这反倒是他们最大的漏洞。”想着,嘴角浮现出一丝笑。     “报告!抓到一名蒙面大汉!”燃素集团士兵长之一的Morveau正坐在悠闲看着报纸,却突然被手下的声音打断。“我们怀疑是氧化组织的成员,已将其关押在牢房中,请长官亲自去查看!” Morveau放下报纸,慢悠悠地走到关押那蒙面大汉的小牢房。那蒙面大汉已被手下士兵双手反绑在柱子上,由于那大汉的嘴被封条堵住,听不清那大汉在说什么。Morveau拆下那大汉的面罩和伪装后,看到大汉的打扮却很像氧化组织成员的打扮。Morveau又扯下之前堵住大汉嘴的封条,却没想到被大汉直接吐了一脸口水。 “这位,有话好好说嘛,我们很友善,是不会欺负别人的。”Morveau一点不愤怒,从口袋里拿出纸巾擦干了脸上的口水。…

Continue Reading →

一点东西

我得过的症状,虹视高眼压重影散光老花眼眼涩眼疲劳咬牙耳后根疼。 我似乎写过,但不见了? 我从小就很喜欢游戏,不过直到初中才开始玩FPS,主要玩反恐精英和求生之路。 时间很长,上学的时候大概一个星期玩7到8个小时,寒暑假每天4~5小时。 我的眼镜在初中一直不用换,尽管视力下降了。那副眼镜我用了三年。请注意我那时候我也是个游戏宅男,不怎么出去。 到了初三,甚至中考后那个暑假,也是常玩FPS。 高一时原本打算暂时不玩游戏了,所以没想着主动接触过。所以还是到了高二上快结束那时候,我才开始又玩了起来。其实刚开始我是尝试玩的赛车竞速类游戏,没有效果,加上在网上看到了有关FPS的报道,才开始重新玩起来FPS。 刚开始最大的感觉是看远处感觉更清楚了,戴上眼镜,能看清对面教学楼走廊人的衣服上的大字。以及从5楼往下看,看得清地面的小鹅卵石的边缘。 到了晚上,如果对面教学楼房里亮着灯,那么我大致能看清对面讲台的边缘这样精细的东西。奇怪之处在于,这时候我连自己教室的黑板的板书都看得不太清。 而且下午那时候,天稍微暗一些,但又不至于到需要开灯的程度,我的视力就会变得非常差,看不清很多东西。上面这两个症状都是玩了重新玩了第一人称射击游戏后才出现的,因此我单独拿出来说了。 极近处也看得更清楚了,我说的是摘下眼镜,看前面2~3毫米的电子屏幕,能看清像素点。某些人无论隔多近都是看不清楚的。 另外视力下降速度确实变慢了,注意只是变慢了。 对了,还有个超级爆炸的效果,这玩意治咬牙。 从高一开始我的咬牙越来越严重,到了高二上期中,已经锻练出咬肌什么的就不说了。每次不自主咬牙,都恨不得把牙齿咬碎,使劲咬了一下牙后,才能稍微缓解一些。不知道下次来袭又是什么时候。 不过自从玩了电脑射击游戏,意想不到的咬牙症状开始减轻了。当然是慢慢减轻的,一开始只是右牙非常严重的咬,左牙一点事没有,后来逐渐左牙也开始咬,但此时左右牙的程度相比严重的时候都要减轻很多了,这大概是2017年暑假的时候。后来继续逐渐减轻,现在左牙的消失了,右牙的也减轻到不会有想咬牙的欲望了。但要是故意去咬的话,感觉还是轻轻的,似乎有骨头在响,不怎么舒服。 耳后根不舒服的症状也减轻很多。我说过,正是咬牙的缓解和耳后根的缓解让我坚信玩电脑射击游戏是有用的。相比之下,其它症状并没有像这两个症状这样这么明显的改善。 我也说过,到了暑假,最大的效果期似乎已经过去,虽然偶然玩还能见到效果,但要是连续玩的的话效果也不大。不过总的来说,之前的改善作用一直留着,并未消失。 关于电子射击游戏能改善视力,您可以搜索 1.搜索BBC的纪录片《BBC地平线系列:我们该玩电子游戏吗?》,第四十分钟介绍了电子游戏能提高视力的研究。 2.发表于丁香园上的有关VR治疗弱视的文章…

Continue Reading →

被驯服的风扇

最近看到整天转着的风扇,心里突发奇想,风扇可真像古代宫殿里为我拿扇子的仆人。日夜操劳,无怨无悔。

是什么让风扇愿意不惧辛劳为我扇风而不求报酬?是害怕空调取代自己的位置,还是古老的纸扇卷土重来,抑或是怕高效的冰块成为主人的新宠?

为什么非要把答案联想到电力上呢?看到风扇的扇叶被封闭于网罩内,就知道一个好的脑洞又来了。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