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幂和龟速乘

这是一个数据爆炸的时代,铺天盖地的数据淹入侵星球的每一寸角落,欺压、鱼肉民众,星球上的生灵涂炭,哀鸿遍野。正在此时,沉寂已久的数学算法各王国终于不再隐居,勇敢得站出来挑战这些潮水般地嚣张的数据。本文讲述的是模王国开创了一个新领域的,特立独行的龟速乘带领他的徒弟快速幂与外界失去联系,师徒二人独自面对成千上万不怀好意的数据的故事。

Continue Reading →

Trie(改编自孔乙己)

字符串王国酒店的格局,是和别出不同的:都是当街一个”C”形或”S”的大柜台,柜台里预备着热水,可以随时温酒。虽然“C”形柜台略嫌小,但”S”形柜台又过大,以至于没法把那块“&”招牌摆出来。虽是如此,做工的人散了工,不用告诉他们地址,闻着酒香也能找到。每每花一个bit币,买一碗酒,靠着柜外站着,热热的喝了休息。如肯多花一文,便可买一叠茴香豆”\0″之类的豆子,但盐煮笋”\”多半却是免费的。如果财务自由空间大,多花出几十bit,那就能享受到S柜台的特殊服务。但这些做工的顾客,多是短衣服帮,大抵没这样阔绰,只有穿长衫的,才踱进店面隔壁的房子里,要酒要菜,慢慢地坐喝。

Continue Reading →